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唐德鑫:平壤,如是我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432 次 更新時間:2019-12-14 09:21:34

進入專題: 平壤   朝鮮  

唐德鑫  


一、無關的話

  

   一個人走過的道路,最終決定了一個人的信仰。民族和國家亦然。

  

   朝鮮,被譽為“最熟悉的陌生人”,關于這個神秘國度,就像一個萬花筒,每個人都獵奇般的熱衷于聽到符合自己想象中的那個更戲劇性的版本。有幸造訪平壤,自然要留下點文字記憶,考慮再三,決定用非學術的筆調,來講述自己的見聞,展示真實而平凡的朝鮮生活。

  

   今天,西方社會依然稱呼朝鮮半島為“Korea”(高麗),源于她曾經的“高麗王朝”。不同的是,稱韓國為“South Korea”,稱朝鮮為“North Korea”,以“南北”分稱。

  

   朝鮮,與中國遼寧、吉林省接壤,總面積12.27萬平方公里,跟中國的福建省面積差不多,人口2549萬人,跟中國上海市的人口差不多,是現有韓國人口的一半。

  

   有人給俄羅斯人起了個綽號:戰斗民族。一個民族的韌性,都源自于她所遭遇的深沉苦難。俄羅斯人的痛苦記憶是:被韃靼奴役的日子;被波蘭人攻進莫斯科的日子;被拿破侖逼得全面后撤的日子;被德軍坦克全線蹍壓的日子。最終形成了這個民族越挫越勇的戰斗性格。

  

   在亞洲,從東南亞到東北亞,這一大片區域里大大小小的國家,其實也有不少“戰斗民族”。在東南亞的越南,這塊狹小的土地上,幾乎半個世紀里,大小戰爭沒停止過:被日本奴役的日子;被法國占領的日子;被美國摧殘殆盡的日子;緊接著是南北越內戰的日子;跟柬埔寨交戰的日子;再跟中國死扛到底的日子。最終也形成了這個民族負隅頑抗的戰斗性格。

  

   朝鮮,就是東北亞的另一個“戰斗民族”。自古以來,朝鮮半島命運多舛。二戰以后至今,也一直是東西方陣營的“必爭之地”。現今形成的政治格局,朝鮮半島南北直線距離最長為840公里(約合2100朝鮮里),東西直線距離最長為360公里(約合900朝鮮里),半島人民常以“三千里錦繡江山”驕稱。自劃三八線分治以來,基于東西方兩大陣營的不同時空,一個選擇了電視劇,一個選擇了原子彈,于是又走過了七十年劍拔弩張。戰亂和苦難,一路的篳路藍縷,刻畫了今天這個民族迥異的性情和信仰。

  

   史學家說朝鮮民族有著“三重國恨”。第一重是,上千年來大國勢力(中俄)對半島命運的把控;第二重是,近現代日本對半島人民的殘暴侵略和統治;第三重是朝鮮民族對自身懦弱和衰敗的恨。這種深沉的歷史感,不僅孕育了朝鮮民族,頑強不屈的民族斗志,至今也影響著這個族群對外部世界的反應。

  

   一直以來,西方社會缺乏對朝鮮半島,這個單一民族深層次的歷史性的解讀,而只是通過簡單的經濟模型的推導,便妄言著朝鮮“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借引國家破產之意)的到來。然而,幾十年來,“朝鮮崩潰論”也不斷的崩潰。西方社會,其實需要重新認識朝鮮。

  

   今天的朝鮮半島依然被視為最危險的“火藥桶”,朝鮮每于“核武試驗”,西方即視“嚴重挑釁”。在某種意義上,這何嘗不是帶有東方哲學式“生存之道”的意味。有一句話講:“恐懼導致攻擊”。所以,手段上,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本質上,大家都渴求和平。尼采在《善惡的彼岸》中說:“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正在凝視著你。”70年以來,朝鮮和西方社會這種可怕的“互相凝視”,如同一個游蕩的戰爭幽靈,如影隨形。最恐怖時,互相誤判。


二、飛抵平壤

  

   北京是朝鮮唯一的國際航空中轉點。現在,除了朝鮮本國的高麗航空,還有北京的國航,每周兩趟飛抵平壤。我們乘坐中國國航的航班,大約飛行2個小時,飛機抵達平壤順安國際機場。從空中俯瞰,一路山巒起伏,冬季的寒潮,似乎使得山巒也都蜷縮起來,蒼莽而荒涼。

  

   平壤,在朝鮮語里也與中文相近,即“平坦的土壤”之意。飛機進入平壤,視野所及,山巒漸隱,土地也趨于平緩,夕陽倒映的大同江,波光粼粼,靜謐流淌,平原之上,田野之間,錯落著村莊、工廠和小河流。1950-1953年朝鮮戰爭期間,美軍的轟炸機在平壤上空投下了42.8萬枚炸彈,當時平壤的人口僅40萬,也就是說,平均每位市民都承受了一顆以上炸彈的襲擊;平壤古城被夷為平地,絕大多數古跡化為烏有。戰后的史學家感嘆道:“平壤真的成為了一片‘平壤’了”。

  

   朝鮮李氏王朝時的平壤,還享有“柳京”之稱,顧名思義,即“柳樹遍布的京城”。如今,在平壤市中心最為突兀的標志性建筑物,即被命名為“柳京飯店”。

  

   飛機平穩的降落了。機場很安靜,我們在機艙上已經填好了3張單子,1張入境卡、1張檢驗檢疫卡、1張海關申報單。申報單的內容標注包括:是否攜帶了刊物、音像制品、U盤等。機場的工作人員以軍人為主。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后,大家手里還只是攥著一張《停戰協議書》,在這個尚處于“戰爭狀態”的國度里,嚴格的軍事管制是首要選項,每個人的神經都如同緊繃的弦。平壤的海關檢查非常嚴格,我們排隊的隊伍約15人,卻排了1個小時,每個人的行李箱都要打開翻查,包括手機里的圖片也要審核。來之前,我們備好的一些文化禮品,主要是中國的紀念郵票、畫冊等,卻被海關扣押,海關人員告訴我們,這些屬于出版物,不允許入境,待出境時歸還。這點我們始料不及,但也無可奈何。朝方接待的人員等候我們許久,令我們感到抱歉。這是我們入關的“小插曲”。

  

   出關后的天色,已從薄暮轉入夜,從機場到市區大概45分鐘車程,一路上人煙不多,由于整個朝鮮的電力供應不足,沿路也沒有路燈,中途有不少鐫刻著領袖的大型涂彩石碑,燈光照耀,格外醒目和顯得偉岸。在市郊,也偶爾看到零散的人們,裹得嚴實,踩著自行車,有的自行車前配有車燈,看起來十分樸實,有懷舊感。

  

   平壤市區的夜色,燈火輝煌,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寒潮的氣息,街道寬敞潔凈,仿蘇式的國家建筑群,櫛比鱗次,領袖的頭像高懸,燈光烘襯下,莊嚴肅穆。高樓大廈很多,而且外觀氣派輝煌,完全超出大多數人的想象。在平壤,主要的出行工具還是公交車和自行車,夜色中的公交站,長長的隊伍,秩序的等候。由于實行計劃經濟和分配制,大街上看不到任何商業氛圍,只有川流不息的車流,往來熙攘的人群,萬家燈火的市景,在一片淡淡的寒氣籠罩下的夜色,倒是一片祥和而恬淡的氣象。這讓我想起了叔本華的一句話:“通往幸福的最錯誤的途徑,莫過于名利、宴樂和奢華生活。”在中國,一些“活膩了”的人開始“逃離北上廣”,并認為生活的極致,反而是回歸簡與素。

  

   我們下榻的酒店是一座修筑于50年代的外賓招待酒店,入門大廳高懸巨幅的領袖相片,是金日成主席當年視察該酒店落成前的場景。接待的朝方友人告訴我,在朝鮮,他們對三代領袖的稱呼,習慣于稱:金日成主席、金正日將軍、金正恩委員長。可以看出,當年的酒店格局,恢弘大氣,今天看來也毫不遜色,只是軟裝略顯得陳舊,頗有90年代的感覺。房間里有地暖供應,也十分干凈。

  

三、吃在平壤

  

   朝鮮人對外賓的禮遇十分講究,我們的起居飲食,也都安頓的很好。甚至于早餐時,我們在餐廳的座位,也都提前安排好。最靠近舞臺中央的大圓桌,是專門為我們留的。這是顯示他們細膩而禮貌敬重的待客之道。

  

   在平壤,最好的外賓酒店有兩座,分別是羊角島酒店和高麗飯店,本國人不能隨意和輕易進入,特別是羊角島酒店。我們待在平壤的幾天,也到過高麗飯店購物,以及到羊角島酒店用餐。但即便是最高規格的外賓酒店,也同樣無法刷卡消費。外匯方面,朝鮮接受美元、歐元和人民幣。在兌換方面就水很深了,官方匯兌是1人民幣兌100朝鮮幣,后來我才知道,民間匯兌比率是,1人民幣兌8500朝鮮幣,而在平壤,坐地鐵的費用,一次是2朝鮮幣。而外國游客購物消費,只能用美元、歐元和人民幣。90年代蘇聯解體以后,朝鮮失去了蘇聯的“輸血”,加之朝鮮開始“核試驗”,西方社會制裁施壓,導致朝鮮外匯緊缺。

  

   羊角島酒店是平壤幾處擁有WiFi的地方之一,澳門企業家在這里開了高級餐廳的同時,也斥資開通了WiFi,并供客人免費使用,據說每年向政府交納的網費高達近80萬人民幣。對于習慣了網絡時代的外國游客,此舉堪稱功德無量。在我們下榻的酒店前臺也有開通WiFi的服務,1分鐘/1元人民幣。對于朝鮮本國人,國內有專門供人民大眾使用的內聯網——“光明網”。

  

   在平壤,外賓去的餐廳,服務員都是千挑萬選的,基本都青春靚麗,身材勻稱,皮膚白皙,教養很好,大多還能歌善舞,而且文憑不低。她們大多來自于政治可靠、家庭殷實、教育良好的平壤家庭,她們是朝鮮對外的一道靚麗風景線。很多時候,我們都習慣于付小費,但是餐廳的服務員都婉拒了,聲稱他們沒有這種習慣。

  

   朝鮮半島有“三大名菜”:平壤冷面、開城湯飯、全州拌飯。而全州現為韓國屬地。我們享用了平壤幾處最負盛名的餐館:羊角島酒店的粵菜、玉流館的冷面、和水產市場二樓朝鮮餐館的朝式火鍋——“神仙爐”。后兩大飯店,都是今年3月,文在寅首次訪問平壤時的用餐地點。

  

   2018年04月,在板門店韓方一側的“和平之家”,韓朝舉行首腦會談。這是時隔11年后的第三次朝韓首腦會談,也是朝鮮戰爭后朝鮮最高領導人首次踏上韓國土地,文在寅和金正恩簽署了旨在和平的《板門店宣言》。

  

   當天公布的晚宴菜單就有平壤玉流館的冷面。此后,玉流館的冷面被賦予了“統一冷面”之譽。今年3月,文在寅首次訪問平壤,成為繼金大中(2000年)、盧武鉉(2007年)之后第三位訪問朝鮮的韓國總統。期間,金正恩夫婦也專程陪同到平壤的玉流館共享“統一冷面”。

  

名聲大噪的“統一冷面”成為朝韓關系和緩的一道美味,被賦予了朝鮮半島和平曙光的含義。我們抵達玉流館的時候,門口小廣場外有點水泄不通,人聲鼎沸,朝鮮的老百姓也慣于在這里聚餐,這里也是軍方和政府接待的重要場所。廣場上人頭攢動,有團進團出的軍人,更多的是一眼望去,身著深灰色、藏藍色棉衣或中山裝、胸口佩戴領袖徽章的人群。朝鮮人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平壤   朝鮮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439.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dahf.tw)。

1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凤凰娱乐游戏 六合彩官网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 姿彩彩票网址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马会一尾中特 吉林十一选五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双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