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蔡登山:歷史研究者該如何辨別書信和日記的造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15 次 更新時間:2019-12-12 21:12:48

進入專題: 歷史研究   日記   書信  

蔡登山 (進入專欄)   張偉  

  

   歷史研究者為何如此重視書信和日記?為什么有時候小說比回憶錄更加可靠?8月15日,蔡登山與張偉在建投書局上海浦江店的新書發布會上,與大家談了談歷史研究中研究材料的問題。

  

   8月15日,文史學者、出版人蔡登山攜新書《情義與隙末:重看晚清人物》與上海圖書館研究館員、上海史研究專家張偉,在建投書局上海浦江店的新書發布會上,與大家談到歷史研究中研究材料的問題。

  

   對于歷史研究來說,書信和日記一定是最可靠的嗎?我們該怎么看待歷史上的八卦和流言?蔡登山說,“假如歷史上的兩個人好得不得了,就不會互相揭傷疤,就是因為他們翻臉,很多東西才會被扔出來,這對我們研究歷史的,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所以我們常常‘盼望’歷史人物吵架。”

  

   由于歷史人物吵架,他們之間的書信才會被抖出來。這對于歷史研究者來說,是弄清許多真相的絕佳機會。由于書信和日記的私密性,許多人物會在書信和日記中,透露出自己不方便透露的那一面,以及許多事件的原委和秘密。這也是歷史學家對書信和日記孜孜不倦地研究的原因。

  

歷史研究者常常“盼望”歷史人物吵架


   蔡登山一開始向大家解釋了書名中“隙末”的意思。“隙末”出自成語“兇終隙末”,意思是友誼不能始終保持,朋友變成了仇敵。恰恰也是因為“隙末”,我們才能得知許多原本不知道的情況。

  

   蔡登山正在寫一本叫《商人康有為》的書,他聚焦在康有為在海外流亡的那16年。其中,蔡登山發現,康有為當時在美國找到譚良,開辦了飯店瓊彩樓。這個飯店一開始很賺錢,但后來因為事業太大了,康有為責怪譚良沒有把賬目算好,結果兩個人就翻臉吵架。

  

   因此,譚良把康有為給他的所有信件一一曝光了。現在,在譚良的孫女手中,還有很多沒有曝光的信件,蔡登山都在進行整理。蔡登山因此可能會得到一些歷史上尚未解決的問題的答案,并能夠有機會重新再來解釋這一段歷史。

  

日記和書信非常珍貴,只有從細節里才能看到真相


   蔡登山認為,民國的很多東西在晚清就已經開始醞釀,這是他研究晚清的原因。在甲午之后,很多文人發生的變化是非常有趣的。比如說翁同龢和張蔭桓,他們本來很要好,但后來他們的交情就變淡了。他們交情變淡的原因是康有為的介入。

  

   許多歷史學家會簡單地說,他們的交情因為康有為的介入而惡化。其實,其中的過程是非常曲折的。為了研究其中的過程,蔡登山要看很多書信、日記、檔案甚至野史,才能從細節里看到真相。

  

   雖然野史大多不可信,但它給研究者提供了一個想象的空間和方向。之后,研究者可以順著這個方向,找證據來印證野史的說法正確與否。這個過程就像老吏斷獄一樣,要看正面和反面的各種材料,推斷找出真相,這也是蔡登山對歷史研究樂此不疲的原因。

  

   張偉贊同這種說法,他和蔡登山都很注重原始文獻和第一手資料。蔡登山可能會為了一封信、一部日記千里迢迢跑到美國和法國,這不僅是興趣,也是文史研究的習慣。當然,這更是因為這種日記、書信是非常珍貴的。

  

   蔡登山提到,有些書信還沒有年月日,甚至連稱謂都不清楚。比如說,若研究者要搞清楚袁世凱跟瞿鴻禨是怎么斗法的,那么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四月十九日袁世凱的密札就非常重要。這封信在寄給端方之后,最后一句是閱后即焚。不過,端方是金石文物收藏家,他知道袁世凱的信在以后拍賣會很值錢。他就把信保留了下來。后來,端方在保路運動里被殺頭,他的藏札因此大量散佚。這封信被章士釗發現了,就公布了出來,揭開了“丁未政潮”的秘密。

  

   學者沈云龍曾經說過,這封信可見袁世凱及其后臺慶親王奕劻,傾軋瞿鴻禨、岑春煊,布置之周密,設詞之工巧,手段之狠辣,無怪瞿、岑二人非其敵手。這是有關“丁未政潮”極其珍貴的史料。在信中,袁世凱的陰謀被和盤托出,成了千古鐵證。如果沒有這封信,歷史學家只能靠猜想臆測,“丁未政潮”的內情將無從論斷。

  

有時候,影射小說甚至比冠冕堂皇的回憶錄有參考價值


   蔡登山提到王國維的一句話,“可愛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愛。”許多人都喜歡聽緋聞和八卦。但是,寫作者說有容易說無難。在許多緋聞中間,有許多添油加醋的東西,這都是沒有發生過的。

  

   蔡登山認為,賽金花和瓦德西的緋聞就是“胡扯”。他根據瓦德西的回憶錄、賽金花的說法和劉半農的《賽金花本事》,證偽了這個緋聞。蔡登山說,“材料越多看得越清楚。有時候新的材料讓你發現新的歷史,有時候新的材料讓你把這些傳言,這些不真實的歷史給破除掉了。我覺得,歷史真的是很好玩,我已經上癮了。”

  

   張偉認為,他和蔡登山的追求是要講真的八卦。這意味著他們的東西首先要真實可信,其次是要有趣,讀者愿意以看八卦的心態來看這些東西,至于該如何進行判斷,這是讀者的權利。

  

   張偉說,“回憶錄是最不可靠的。我們一般性認為最可靠的東西是日記、書信和文章。文章至少是作者公開署名發表的,但這也并不一定可靠,因為作者有很多當時不方便說的話,往往就會用書信的形式表達出來。書信的形式是點對點的,一般會寫內心的話。但是,點對點要看通信人的關系。”

  

   日記是自己寫給自己看的,也相對比較可靠。但是,許多名人知道自己的日記以后肯定會被別人看到,在下筆的時候有所戒備。魯迅的日記幾乎只是記事,比如今天吃什么飯,今天到哪里去。讀者是看不到他對國事的評判。

  

   為了隱瞞自己的一些想法,還有些作者會修改日記,比如翁同龢。另外,還有些日記作者的家屬會修改日記,或者干涉日記的發表。因此,日記也不一定可靠,任何可靠和不可靠都是相對而言的。

  

   蔡登山認為,小說甚至也能當做可靠的史料,他從蘇青的《續結婚十年》里面,找到相當多的真實人物。蘇青寫得非常真實和詳細,甚至能把床笫之事的特征都可以寫得很清楚。因此,讀者可以看到當時整個上海淪陷區的事情。他認為,她筆下的人物原型,沒準就是周佛海、陳公博、周化人,只是她把他們在小說里換了名字。

  

   蔡登山在研究梁鼎芬時,還用了小說《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其實,小說里面許多地方都是真實的,除了有一些地方,作者故意把它寫錯,不然會被告。只要研究者了解他要研究的人物,很快就可以在小說里把這個人辨識出來。“這比政治家冠冕堂皇的回憶錄好用。你真的要追那個細節,追出有血有肉的東西,有時就需要小說。”蔡登山說。

  

   新京報 記者:徐悅東 2019-08-23

  

進入 蔡登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歷史研究   日記   書信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415.html
文章來源:新京報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捕鱼王官方版下载 四川守号中大奖 新生儿科赚钱的吗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技巧 申城棋牌上海斗地主 x新浪体育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像天天头条一样可以赚钱的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 3d开机号中华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