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歐陽哲生:唐德剛的中國情懷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64 次 更新時間:2019-12-12 20:58:32

進入專題: 唐德剛   中國情懷  

歐陽哲生 (進入專欄)  

  

   10月29日上午,當我正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出席會議時,安徽大學歷史系陸發春教授從合肥打來電話,告訴我唐德剛先生于26日晚在美國舊金山家中因腎衰竭去世,聞后心頭一怔。下午我趕快擬一唁電傳真給唐先生的家屬,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慰問。接著,媒體記者的電話紛至沓來,或采訪,或約稿,請我談談對唐先生去世的感想。海外朋友亦通過電話或電郵傳遞消息,報告相關訊息。唐先生去世的消息迅速在網上、報上各種媒體傳開。

  

   大概在大學時代,我已聞唐先生的大名,并拜讀了他的《李宗仁回憶錄》等著作。攻讀碩士學位期間,因研究胡適早期政治思想,唐先生的《胡適口述自傳》、《胡適雜憶》,自然成了我案頭的常備著作。

  

   與唐先生謀面遲至1991年10月在香港舉辦的“胡適與現代中國文化轉型”的學術研討會。那次會議,海內外胡適研究專家會聚一堂,共同就胡適研究這一專題做一探討。在出席會議的人員中,我是年齡最小的一位,但會議破例安排第一位發言。第一次面對名家云集的現場,心里面不免打鼓。唐先生是出席會議的海外學者中年齡最長的一位,但他絲毫沒有倚老賣老的架子,會上發言幽默風趣、妙語連珠,令與會者忍俊不禁;會下與人交流隨和,顯示了一位大家的風范。

  

   從那以后,在有關胡適的學術研討會上,我們都能看到唐先生的身影。1992年夏天在北京舉行的胡適學術座談會、1993年5月在青島舉行的“中國近代學術史上的胡適”學術研討會、1995年5月在上海華東師大舉行的“胡適與中國新文化”學術研討會,唐先生從美國飛來,親臨會議,給這些會議的確增添了不少光彩。

  

   1996年12月中旬,唐先生訪問北京期間,在北大住了一周,我特請他在北大做一講座,這也許是他老人家在北大唯一的一次講座。聞訊前來的師生擠滿了會議室,大家爭睹這位口述史學大師的風采。離京后,恰逢辭舊迎新之際,唐先生特來信致賀:

  

   哲生教授和夫人:

  

   月前在北京把賢伉儷忙壞了,心實不安,也叩感不盡……

  

   近日閱中文報,說山東大學已將全套《四庫全書》輸入電腦,如此則臺灣的《廿四史》就是小巫了。兄如能查出《四庫》何時發售,我也想買一套也。請查查看。這是件驚人的文化大事……

  

   貴系貴院諸領導和老友,敬請代為致意道謝;近史所諸老友亦煩便中致意。上次吃飯時太匆忙,找不到空座,未能陪諸老友多談談,心中尤不安也。匆上敬賀

  

   春節快樂!

  

   德剛 九七,一,七

  

   1999年5月北京大學主辦紀念五四運動八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我參與會議籌備,自然也忘不了邀請唐先生大駕光臨。那次會議,中外專家會聚燕園,研討五四,這是一次高層次、高水平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安排在大會最后一場發言的四位中外學者分別為王元化、唐先生、張豈之和林毓生,均為學林高手,他們將會議推向高潮。唐先生提交論文的題目是“論五四后文學轉型中新詩的嘗試、流變、僵化和再出發”,他的發言幽默詼諧、鏗鏘有力,博得了與會者熱烈掌聲。

  

   唐先生身體不佳的消息,我早已耳聞。2002年2月20日,我途經紐約時,約W君前往唐先生家看望他老人家,這是我與唐先生的最后一次見面。關于此行,我的日記中有簡略記載:

  

   下午一時多到達唐家。看得出唐先生身體虛弱,去年十一月中旬他因中風住院,幾失去記憶,現在仍不能吃東西,身體頗弱,走路須借助推輪。與我兩年前相見時判若兩人。

  

   日記中所指兩年前與唐先生相見,系指2000年10月我第一次赴紐約參加“華族對美國的貢獻”學術研討會,會后與唐先生會見之事。

  

   當時,唐先生已屆80高齡,仍能自己駕車。他主動請纓帶我去參觀西點軍校。從紐約到紐約州的西點軍校,小車運行需兩個半小時,我擔心他的身體受不了如此長的運行,但老人家興致很高,硬說沒有問題,于是兩人結伴前去。當時我感覺唐先生開車有兜風的感覺,一路健談,毫無倦意。下午從西點軍校回來后又將我送回紐約,并陪我一起與李又寧教授吃了晚飯,才偕夫人回家。其精力之旺盛,令我極為敬佩。

  

   從那以后,我與唐先生再未謀面。2002年圣誕節時,唐先生大病初愈,他偕夫人吳昭文寄來一新年賀信,因此信頗能見出唐氏寫作風格,故照錄如下:

  

   歐陽哲生教授和夫人:新年快樂!

  

   時已一載,弟臥病經年,承好友不遺在遠,紛辱函電慰問,甚或駕臨敝廬,并匱賜各種禮品,隆情厚誼,弟合家均叩感不盡。誠惶誠恐,愧不敢當,日月如梭,一年已逝,每念盛情,時縈魂夢。上次生病,曾住院兩次,稍愈后,又去加州兒女處,作較長期休養,然終因年高體強,只能帶病延年,迄今仍不能開車,不能久坐,年愈八旬,本該如此,夫復何言?然弟身體素無疾病,自覺粗健,初不意偶一發病,竟狼狽若此,實出個人意外,然病后細思,頗覺罪有應得。蓋平時自信,身強力壯,起居飲食,素不謹慎,更無條理,一旦發病,認識已晚。如今自慶,未翹辮子,還能與諸兄姐,通信拜年,實為始料所不及,然亦愿以個人生病經驗,為諸兄嫂報告,我國固有,與洋人新倡的,養生之道,都頗有足學者。年高老友各必注重健康,飲食起居,都應特別注意,才是長保福祿之道。我兄嫂健康極佳,令弟羨慕之極,至盼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則期頤之祝,可預賀也,敬祝合府健康!

  

   圣誕快樂,新年如意!

  

   唐德剛 吳昭文 敬賀2002年

  

   PS:北京老友相遇于途,或相逢于會場,至盼代候起居。弟因疾病纏身,就無能力拜年了。兄來紐約,因病未能招待,尤感心疚,乞恕為感。

  

   2004年2月,我前往舊金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參加一學術研討會時,給先生打了一個電話,表示問候,另給他寄了一筆稿費。同年9月前往紐約參加“哥大與中國”學術研討會時,再次與唐先生通了一個電話。本來那次會議邀請唐先生參加,但他因病重不便外出,未能遂愿。在電話中,唐先生以嘶啞的安徽口音表示,因病不能與會同朋友們見面,甚感歉意。我感到老人家是一個仁厚長者。真是人之將老,其言也哀!

  

   唐先生一生治史主要有三項成就:

  

   一、中美關系史。他的博士論文《中美外交史1844-1860》(英文版)、《中美外交百年史1784-1911》(中、英文版)是這方面的代表作。

  

   二、口述歷史。1957年初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中國口述歷史部成立,主持這項工作的是韋慕庭教授(Clarence M artin W ilbur),下屬工作人員為夏連蔭(蓮英,英文名JulieH ow)和唐先生。在中國口述歷史部,唐先生先承擔《胡適口述自傳》(作于1957年)、《李宗仁回憶錄》(作于1958年9月至1965年6月)、《顧維鈞回憶錄》(1960-1962年,參與其中部分工作)等人物的口述自傳撰寫工作。張學良晚年獲自由后,重出江湖,唐先生又曾重拾這一工作,有志于作一部《張學良口述自傳》,經劉紹唐先生撮合,1990年1月至5月間在臺北北投張學良寓所和亞都飯店采訪張學良,先后錄下11盒錄音帶,惜這一工作因故中輟。如今這些著作在海峽兩岸均已出版,且重印多次,在史學圈內和廣大讀者中產生極大反響,佳評如潮,被視為口述史學的典范。唐德剛因此得享“中國現代口述歷史的開拓人”、“口述歷史大師”的盛名。除自己身體力行外,唐先生在海外還創建中國口述歷史研究會,帶領更多的年輕學者投入這項工作。唐先生之所以熱衷這項工作,是以為這是一項搶救史料的工作。

  

   三、中國近代史研究。1972年唐先生從哥大圖書館中文部主任轉往紐約市立大學亞洲學系教授,其工作重心遂轉向歷史教學與研究。據他自述,他在紐大上過“世界文化史”、“亞洲史”、“中國通史”、“中國近代現代當代史”等十余門課程,可謂上下五千年、縱橫三千里無所不講、無所不通,中西歷史治于一爐。1994年他從紐大退休,專事撰寫《中國近代史》工作,已成《晚清七十年》(五冊)、民國史第一冊《袁氏當國》,這是一部極具個人風格的中國近代史著作,堪稱“空前絕后”之作。民國史部分因病未能完成,這是他給我們留下的一個無法彌補的遺憾。

  

   在從事歷史教學、研究之外,唐先生還撰有長篇小說《戰爭與愛情》、自傳體回憶錄《五十年代底塵埃》,胡適研究著作《胡適雜憶》、《史學與紅學》、《書緣與人緣》等。唐先生擅長演講,他講話帶有濃厚的安徽老家口音,引經據典、縱橫捭闔、隨意所至、無所不談、毫無拘束。

  

   唐先生是一個性情中人,結交朋友似也是如此。與他相交,你會感到這是一位可敬可愛的老頑童,給人以強烈的親和力、磁性力,毫無老氣橫秋之做作,難怪他頗得人緣,在海峽兩岸、大洋彼岸有不少各界的朋友。1992年夏天他來北京開會,“失蹤”兩天,吳健雄特從美國打電話到北京來尋找,在朋友中被傳為笑談。

  

   唐先生身處異邦,卻有著一顆不眠的中國心。他自述:“筆者不敏,學無專長,加以流落異域數十年,打工啖飯,顛沛流離,一言難盡。然正因身體歷艱難而幸免于浩劫,對祖國這一迷團,終未忘情,總是對所見興亡,有所領悟。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因對數十年之所學,與殫精竭慮之思考,亦不敢過分妄自菲薄。”從早年投身撰寫中國口述歷史工作,為中國現代史搶救“活的歷史”;到晚年撰寫《晚清七十年》,以大手筆勾勒中國歷史從傳統向現代的轉型。從其在海外大力推動抗日戰爭史研究,發起民間對日索賠、尋訪慰安婦活動,到他臨終前將其藏書捐給母校安徽大學,表達對故鄉的一片依戀之情,我們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中國情懷。

  

   唐先生為人處世,若如其名,德剛并儕;作文言談,又如其人,活潑可親。唐氏幽默系天性養成,還是后天修煉,或是受那位幽默大師林語堂的影響和私傳,這是一個值得文史專家探討的問題。像他這樣既深具中國古典文學的底蘊,又有長期西方文化熏陶的經驗,在海內外史家中恐已不可復得。他遺囑將其骨灰撒向大海,可見其心懷之寬廣!一生得以結識這樣一位老友,畢竟是吾輩之緣、之幸!

  

   2009年11月3日深夜于北京海淀藍旗營

  

   歐陽哲生,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著有《自由主義之累———胡適思想的現代闡釋》等。

  

進入 歐陽哲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唐德剛   中國情懷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往事追憶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410.html
文章來源:明清史研究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网球比分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走资图 陕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 陕西快乐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pk1 七星彩走势图可以画的 时时彩计自由的百科天堂 u购彩苹果 辽宁快乐12系统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