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蔡登山:塵封六十年的《蔣夢麟日記,1957》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98 次 更新時間:2019-12-10 22:30:40

進入專題: 蔣夢麟  

蔡登山 (進入專欄)  

  

   蔣夢麟(1886-1964)原名夢熊,字兆賢,號孟鄰,浙江余姚人。1898年前后,在紹興中西學堂求學兩年。1904年赴上海入南洋公學讀書。1909年2月入伯克利加州大學農學院,同年秋季轉入社會科學學院。1912年,以教育為主科,歷史與哲學為附科,畢業于加州伯克利大學教育學系。后旋赴紐約入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取得教育學博士。蔣夢麟長胡適六歲,兩人同受業于美國著名教育家及哲學家杜威博士的門下,可謂“師出同門”。1917年,兩人皆學成返國,蔣夢麟任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輯,胡適則應聘為北京大學教授。1919年“五四運動”時,胡適南下上海,與蔣夢麟共同迎接其師杜威來華講學。此時,北大校長蔡元培因“五四”愛國學潮事件而辭職出京。蔣夢麟夙為蔡元培門生,在蔡元培尚未還京之時,由蔣夢麟代理北大校務,其后并由北大總務長而代理校長。此為蔣、胡兩人共事北大的時期,直到1926年“三一八”慘案為止。后來兩人都離開北京,再不久,蔣夢麟當了教育部長,而胡適也擔任上海中國公學的校長。身為校長的胡適以在《新月》雜志發表批評黨國言論,觸忤當道,身為教育部長的蔣夢麟曾予警告,胡適竟將原令退回。彼此雖立場有異,但私交并無芥蒂。1930年間,兩人相繼辭去職務。

  

   蔣夢麟在辭去教育部長后,在南京稍事逗留后,就回杭州。而胡適卻從南京對岸的浦口車站候車北上。兩人一北一南的,此時已有要蔣夢麟接掌北大的消息,但他并不愿意就職。據胡適后來回憶:

  

   我到北平,知道孟鄰已回杭州去了,并不打算北來。他不肯回北大,是因為那時的北平高等教育已差不多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他回來也無法整頓北京大學。北京大學本來在北伐剛完成的時候,已被貶作“北平大學”的一個部門,到最近才恢復獨立,校長是陳百年(大齊)先生。那時候,北京改成了北平,已不是向來人才集中的文化中心了,各方面的學人都紛紛南去了,一個大學教授最高俸給還是每月300元,還比不上政府各部的一個科長。北平的國立各校無法向外延攬人才,只好請那一班留在北平的教員盡量地兼課。幾位最好的教員兼課也最多。例如溫源寧先生當時就有身兼三主任五教授的流言。結果是這般教員到處兼課,往往有一個人每星期兼課到四十小時的!也有派定時間表,有計劃地在各校輪流講課!這班教員不但生意興隆,并且飯碗穩固。不但外面人才不肯來同他們搶飯碗,他們還立了種種法制,保障他們自己的飯碗。例如北京大學的評議會就曾通過一個決議案,規定“辭退教授需經評議會通過”。在這種情形下,孟鄰遲疑不肯做北大校長,是我們一班朋友都能諒解。

  

   對蔣夢麟的顧慮,傅斯年、胡適心中是相當清楚的。熱心的傅斯年找了胡適商量,后來經過他倆與當時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董事顧臨(Roger S. Greene)詳談,“居然擬出一個具體方案,寄給蔣夢麟先生,他也很感動,答應來北大主持改革的計劃”。其內容是: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與北京大學每年各提出二十萬元,以五年為期,雙方共提出兩百萬元,作為合作的特別款項,專作設立研究講座與專任教授及購置圖書儀器之用。中基會的援助計劃,使得蔣夢麟同意就任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也在1931年1月聘任胡適為北京大學文學院長。胡適初不肯就任,但經不住蔣夢麟等人多次商請,最后義不容辭,允其所請,但因其主持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編譯委員會”的工作,故雖在北大任職,但不受北大的薪俸。

  

   自1930年到1937年的七年時光中,蔣夢麟一直把握著北大的航向,其中胡適、丁文江、傅斯年等人的幫助尤大。蔣夢麟后來在《憶孟真》一文中說:

  

   九一八事變后,北平正在多事之秋,我的“參謀”就是適之和孟真兩位。事無大小,都就商于兩位。他們兩位為北大請到了好多位國內著名的教授,北大在北伐成功以后之復興,他們兩位的功勞,實在太大了。

  

   而當時也是北大教授的陶希圣回憶說:

  

   北京大學居北平國立八校之首。蔣夢麟校長之鎮定與胡適之院長之智慧,二者相并,使北大發揮其領導作用。在艱危的歲月里,校務會議不過是討論一般校務,實際上,應付難題的時候,北大一校之內,夢麟校長,適之文學院長及周枚孫(炳琳)法學院長隨時集會,我也有時參加。國立各大學之間,另有聚餐,在騎河樓清華同學會會所內,隨時舉行。由夢麟北大校長、梅月涵(貽琦)清華校長、適之及枚孫兩院長,我也參加,交換意見。月涵先生是遲緩不決的,甚至沒有意見的。夢麟先生總是聽了適之的意見而后發言。北大校務會議席上,如丁在君(文江)在座,他的發言最多,最有力。清華同學會聚餐席上,適之先生是其間的中心。夢麟先生是決定一切的人。北大六年安定,乃至國立八校六年的延續,沒有夢麟與適之的存在與活動,是想象不到的。

  

   抗戰期間,蔣夢麟隨校南遷昆明,與清華、南開合組“西南聯大”。而胡適則赴美從事抗戰宣傳,旋膺命為駐美大使。勝利后,蔣夢麟先后任行政院秘書長、國民政府委員、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簡稱農復會)主任委員。胡適則任北大校長、中研院院長。農復會遷往臺灣后,在蔣夢麟的領導下,推動了重大的土地改革、農業改良和教育項目。由于農復會由美國提供資金,其薪級表不受政府工資表的約束,因此該機構可以提供比政府官僚機構更高的薪酬,吸引訓練有素和能干的員工。委員包括康乃爾大學農業學院畢業的沈宗瀚和李登輝,在1950年代初期擔任農復會的農業經濟學家。蔣夢麟利用美國政府提供的財政支持,幫助臺灣的農業完成了從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的轉變,做出了杰出貢獻,因此在1958年獲得菲律賓政府頒發的“麥格賽賽獎”(被稱為亞洲的諾貝爾獎)。

  

   蔣夢麟的代表作是《西潮》(Tides From the West),該書是他抗戰期間躲警報,在防空洞陸續以英文寫成的,主要敘述1842年香港割讓至1941年珍珠港事變期間,中國人民生活問題面向,包括心理、情感及道德等議題之探討,深入分析中國之民族特性、宗教、文化道德、社會與政治之發展。1947年美國耶魯大學出版社率先出版英文版,1957年蔣夢麟在臺灣《中華日報》陸續發表中譯文,1959年出版中文版《西潮》,盛況空前,年輕人幾乎人手一冊。也因此蔣夢麟有計劃出版第二本自傳式著作《新潮》,然因公務繁忙與健康等因素,《新潮》一書尚未完成,便于1964年辭世。直到1967年9月,臺北傳記文學出版社才將其在報章雜志所發表的文章整理出版成《新潮》一書。因此《西潮》和《新潮》兩書屬于蔣夢麟比較自傳性的著作。

  

   有關蔣夢麟的日記,在這之前是從來沒有人提及的,甚至大多數人不知道他有記日記的習慣。而《蔣夢麟日記,1957》的發現,也是2006年1月10日徐賢樂以九十八歲高齡逝世后的事了。蔣夢麟有過三次婚姻,他的原配為鄉下女子孫玉書,生有子女四人,長子仁宇,次子仁淵,長女燕華,幼子仁浩。而1933年他與北京大學已故教授高仁山(1894-1928)之遺孀陶曾谷(?-1958)結婚,而與孫玉書以“離婚不離家”的方式,協議離婚。1949年離開大陸時蔣夢麟僅帶女兒蔣燕華來臺灣,其余三子均留大陸。而他和陶曾谷并無所出,僅有陶曾谷和高仁山所生的女兒陶燕錦亦來臺。這也是老友胡適在勸告信中一直強調的,“然后在結婚之前,請律師給你辦好遺囑,將你的財產明白分配:留一股給燕華兄妹(案:蔣夢麟與原配生的子女,燕華為女兒),留一股給曾谷的兒女(案:陶曾谷與高仁山生的子女,陶燕錦為其女兒)”的由來。1958年,夫人陶曾谷因病去世。兩年后,也就是1961年7月18日,蔣夢麟與徐賢樂結婚,而短短不到兩年,也就是1963年4月10日,蔣夢麟便通過法律訴訟程序,訴請與徐賢樂離婚,一年后,蔣夢麟在1964年6月19日因肝癌病逝于臺北榮民總醫院。而離婚后的徐賢樂則一直寡居,活到將近百歲,直到2006年1月10日,才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徐賢樂病逝后,因她無子女繼承,住所將收歸政府,據說清理臥房時,在床鋪底下發現一小包紙袋,里面有著她與蔣夢麟的合照,她自己的照片,及她當年與蔣夢麟打離婚官司時的檔案,包括銀行賬戶、股票買賣憑據等等,還有當時蔣夢麟追求她時所寫的詩句、便條,甚至蔣夢麟所預立的遺囑,她都一一翻拍成照片(原件不知是否呈給法院?)。至于有些信函,倒是保有原稿或抄稿,如她給蔣夫人宋美齡的中英文信函,及抄錄蔣夢麟給陳誠副總統和陳雪屏的信函。而令人訝異的是,居然有日記一本,首頁以英文寫著“Chiang Monlin 1957”,是蔣夢麟1957年日記無疑。

  

   徐賢樂何以要扣留這一年的日記?1957年,徐賢樂并沒有出現在蔣夢麟的生命中,甚至他們都還不曾認識。由此看來,蔣夢麟是有記日記習慣的,而且是每年一本,1957年的日記可能只是眾多日記中的一本,婚后的徐賢樂在打離婚官司前,可能只是隨意扣留一本,而其他的日記又在何處?目前沒有答案。或許蔣夢麟的女兒蔣燕華帶到了美國,或許已經永遠消失在人世間。

  

   而蔣夢麟1957年的日記又記載了哪些內容呢?其中最重要的,是蔣夢麟的夫人陶曾谷在1956年被診斷為腎盂癌,1957年的日記不斷地記載陶曾谷去醫院看病檢驗之事,身體發高燒、小便出血等等病情,7月10日日記云:“曾谷赴醫院謁姜大夫,經檢驗據云成績甚好,大致可無慮。自去年十一月二日動手術至今計八個月八天,在此期間不知經過了多少憂慮和緊張心緒。”除了家事外,他畢竟是位學人,日記中記載著他讀了些什么書,以外文書為主,還涉及日本史甚至《六祖壇經》等。當然,他身兼農復會主委及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主委,事情還是蠻多的,除了業務上的開會外,還需要接見許多外賓、訪問團。以他“黨國大老”的地位,許多重要的宴會他都需要參加,送往迎來,確實花去不少時間。我們看看其中所記載的一些片段:

  

   一月八日(周二):晚在副總統家開小組會議,本小組奉中央獎狀成績優良,余又被選為小組長,余任此職已四、五年矣。

  

   一月十二日(周六):午后石門水庫委會,通過工程顧問合同原則。副總統六十壽,晚在寓宴客,總統夫婦參加(陰歷十二月十二日)。

  

   一月二十日(周日):午前偕谷赴懷恩堂禮拜,并謁思亮、雪屏、大猷諸君,同谷赴圓山飯店午飯,今日為余七十一生辰,陳辭修副總統、俞院長、嚴主席、張岳軍均來賀。晚農復會同人在自由之家晚宴。

  

   四月三日(周三):午前赴立法院預算委員會報告農復會預算。

  

   四月二十一日(周日):晨偕谷投票選舉臺北市長及省議員,傍晚看電影。

  

   五月一日(周三):午后總統及夫人招待美軍顧問團。

  

   五月十八日(周六):午前參觀美國海軍設立之微生物研究所。中午在教育部開會討論組合國文教組會員選舉問題。

  

五月二十五日(周六):群眾因Reynolds案,搗毀美大使館及美國新聞處。昨晚軍隊開入臺北市彈壓,(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蔡登山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蔣夢麟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389.html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2019.12.9

1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南通棋牌游戏中心下载安装 极速快3计划全天在线 易网体育比分直播 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 足球直播软件 吉林快三360 7m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间 天津11选5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