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梅新育:“債務陷阱”論如何摧毀債務國地位?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12 次 更新時間:2019-12-10 21:50:13

進入專題: 債務陷阱   債務危機  

梅新育 (進入專欄)  

  

   前言:本文以“《炒作“債務陷阱論”只會損害債務國自身利益》”為題刊發于《清華金融評論》2019年第12期,為當期封面專題文章,刊發時有刪節,這里貼出原稿全文。

   2019.12.9

  

   在2019年11月17日揭曉的斯里蘭卡總統大選中,號稱“內戰終結者”的反對黨人民陣線黨候選人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haya Rajapaksa)以52.25%選票擊敗獲得41.99%的執政黨候選人薩吉特·普雷馬達薩,當選斯里蘭卡總統。如果他領導的斯里蘭卡人民陣線能在接下來的議會選舉中獲勝,預計其兄、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將被任命為總理。由于拉賈帕克薩兄弟不僅曾聯手消滅反政府武裝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終結連綿近30年的內戰,而且馬欣達·拉賈帕克薩執政時對華經貿取得了長足發展,進而對斯里蘭卡戰后恢復和躍居南亞區域發展標兵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卻被某些外部勢力和國內反對派扣上中國“債務陷阱”的帽子;這一選舉結果標志著斯里蘭卡民眾不僅對今年4月震撼世界的恐怖襲擊作出了回答,而且對近年甚囂塵上的“中國債務陷阱”論作出了回答。審視“中國債務陷阱”論如何損害、甚至摧毀債務國地位,正當其時。


一、炒作“中國債務陷阱”論為什么會損害債務國自身?


   2017年初和年底,有國外地緣政治研究者先后撰寫《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和《中國的債權帝國主義》兩文,用富有想象力的筆調勾勒出一幅中國運用主權債務工具強迫他國依附的“帝國主義”形象,印度學者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干脆聲稱中國是刻意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向位于戰略要沖的國家提供巨額貸款,使之落入精心設計的“債務陷阱”,爾后不得不追隨中國的戰略和經濟目標,名之曰“債務陷阱外交”。“中國債務陷阱”論隨之得到某些國家政客、媒體和所謂“研究人員”反復炒作,一度成為國際輿論熱點。

  

   其實,對于任何具備經濟基本常識的人而言,某些國家媒體與“學者”充當始作俑者、部分發展中債務國某些勢力如獲至寶連篇累牘爆炒的“中國債務陷阱”論調之荒謬都顯而易見。因為中國并非那些發展中債務國的政治宗主國,沒有權力、也從未強迫他們從中國借款,中國所做的只不過是憑自己多年錘煉出的綜合優勢在東道國的項目規劃招標中勝出,是否借款、向誰借款、借款幾何,均系東道國自主決策。

  

   而且,中國向海外貸款的金融機構、向海外投資的企業都要自己承擔投資風險,即使是在中國央企內部,懂行的人也都明白各級管理人員每年承受的考核壓力何其沉重,更何況中國國內自2017年就開始著力加強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在中國嚴厲的問責制度下,主管的經理人沒有興趣在海外東道國制造“債務陷阱”而斷送自家前途。

  

   更糟糕的是,即使不考慮中國遭遇單方面違約時必然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即使不考慮中國規劃、貸款、建設項目對東道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長期重大利益,即使不考慮中國企業、金融機構能夠在東道國的項目規劃招標中勝出靠的正是包括利率成本、建設效率等在內的綜合優勢,即使不考慮被列為“債務陷阱”炒作對象的發展中債務國百分之八九十外債存量來自其它國家,[1]……發展中債務國倘若跟隨某些媒體與“學者”的論調炒作“債務陷阱”,其結果也只能是在本來就已經惡化的經濟增長和融資環境中進一步削弱他們自己的談判地位,甚至摧毀它們熬過當前經濟周期變動沖擊不至于倒下的希望,還會長期抬高他們未來的融資成本。

  

   為什么?因為倘若連提供了最高建設效率、最低建設成本、最低融資成本的中方投資者都在項目建成之后被扣上惡意的政治帽子,惹上大堆政治麻煩,其他提供不了這些優勢的外國投資者又會遭遇什么下場?第三國投資者即使出于競爭關系而“偷著樂”了一把,其后也必然也會感到這樣的東道國信用不良,擔心自己若與對方合作,日后會遭遇比中方目前遭遇的更大的政治麻煩。出于這種考慮,即使仍然愿意冒險向炒作“中國債務陷阱”論的東道國貸款,他們也必定要索取更高的利率回報,以覆蓋因炒作“中國債務陷阱”而大大提高的東道國預期風險。還有些第三國投資者本身就是惡意炒作“中國債務陷阱”論的幕后始作俑者之一,之所以蓄意抹黑、排擠中方,本來就是為了自己獨占市場之后能夠向東道國索取更多。

  

   正值全球經濟貿易走勢減緩并且可能延續相當一段時間、全球資本流動萎縮之際,亟需外部資金投入的東道國用莫須有的“債務陷阱”論排斥開出了最好條件的外部投資者,結果只能是顯著削弱自己在市場上的談判地位,殊為不智。


二、全球經濟貿易及融資環境不利債務東道國


   縱覽當前全球經濟貿易及融資環境,不難看到,當前的世界經濟環境不是經濟貿易高速增長、流動性充裕、資金供大于求,而是相反,以至于主要國際經濟組織和商業性金融機構紛紛下調自己對全球經濟貿易增長的預期,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低收入國家主要出口商品行情由此承受了較強下行壓力。

  

   2018年10月、2019年1月、2019年4月、2019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報告》(WEO)及其關鍵預測更新連續4次下調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預期;在新發布的2019年10月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WEO)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再次下調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率預期至3.0%,為次貸危機以來最低增長率,比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率(3.8%)低了0.8個百分點。且預計2020年世界經濟增長率也只有3.4%,比該報告4月份的預測下調了0.2個百分點。

  

   不僅如此,目前正處于景氣峰頂的美國經濟也日益逼近金融泡沫破裂、新一場危機到來的轉折點,國內外學界和市場機構中,相當多的人認為美國經濟很可能在2020年前后重陷金融危機。如果這一預期成為現實,世界經濟增長率還要進一步下行。

  

   2018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長率僅有3.0%,低于世貿組織此前預期的3.9%;在世貿組織4月2日發布的2019—2020年全球貿易展望中,預計2019年貨物貿易增長率還將進一步下降至2.6%。倘若中美貿易戰緊張局勢能夠緩和,2020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長率可望反彈,但預計也只有3.0%;與本世紀前10年的增長率相比,相當疲軟。須知,根據世貿組織《2019年全球貿易報告》提供的統計,自2005年起,全球貨物貿易年均增長率為4.6%。

  

   經濟、貿易增長預期不良,導致2018年以來國際初級產品市場行情先揚后抑,打擊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低收入國家收入。即使在需求最旺盛的能源市場,世界銀行中低收入國家商品價格指數(2010年=100)的能源價格指數在2018年第三季度攀上92.6的高峰后,第四季度也猛跌至83.8,2019年前3個季度分別為77.0、79.7、72.9。非能源產品價格指數2017年為83.8,2018年為85.2,2019年前3個季度分別為82.1、82.2、80.7。[2]

  

   全球經濟增長減速,本國主要出口商品行情下行,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比平常年景更迫切需要外部資金彌補他們本來就存在的資本缺口和外匯缺口,問題是他們正面臨國際直接投資流量萎縮的局面。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1月21日發布的第31期《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初步數據,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約1.2萬億美元,同比降幅高達19%,而且是連續第三年下降,創全球金融危機后的最低水平。

  

   此前十年,中國大型銀行是亞洲基礎設施跨國融資的頭號大戶,根據金融市場數據供應商迪羅基公司提供的數據,2016年對亞洲基礎設施建設跨國融資最多的7家銀行中,中國占了6家,他們合計提供了354億美元資金;但在“中國債務陷阱”論鼓噪聲中,中國大銀行正在快速撤出這一融資市場,今年前3個月亞洲基礎設施跨國融資排行榜前20名中無一中國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在此期間沒有參加任何項目。[3]中資銀行撤離留下的市場空白,別國金融機構真能完全填補?跟風起哄“中國債務陷阱”論的東道國各方勢力需要三思。須知中資銀行已經連續數年包辦全球十大銀行前四名。按照標準普爾4月份剛發布的最新排名,當前全球資產規模最大銀行前四位依次為:

  

   中國工商銀行,總資產40274.4億美元;

  

   中國建設銀行,總資產33765.2億美元;

  

   中國農業銀行,總資產32873.6億美元;

  

   中國銀行,總資產30922.1億美元。

  

   相比之下,第五名三菱日聯金融集團總資產28128.8億美元,與中國工商銀行相差1.2萬余億美元,聲名顯赫的美國花旗銀行、富國銀行資產總和才抵得上中國工商銀行一家。

  

   交一個朋友要很長時間,毀一個朋友只需片刻;在發展中國家迫切需要外部融資投入之時大肆炒作“中國債務陷阱”論,排擠此前向他們提供了最優惠建設和融資方案的中國,愛之抑或害之,明眼人一看便知。

  

   在更大背景和更長時間跨度上考察,可以判斷,推動1990年代及本世紀初全球經濟貿易持續快速增長的動力已經消失,全球經濟貿易持續快速增長的好時光已經過去,世界經濟在2014年前后已經進入經濟周期長波的蕭條階段,并將繼續延續數年。換言之,發展中國家未來數年仍將持續面臨上述融資壓力。


三、汲取中國經驗,以擴大外資準入化解債務壓力


對于面臨債務和國際收支壓力的發展中國家而言,當務之急絕非跟風起哄鼓噪子虛烏有的“中國債務陷阱”論,從而進一步惡化自己的處境;而是擴大開放,爭取更多海外直接投資流入,(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梅新育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債務陷阱   債務危機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379.html
文章來源:梅新育論衡 公眾號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英超新闻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 淘宝快3结果 长百集团股票行情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欢乐生肖彩票 金牛线上娱乐平台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经纬彩票安卓 钟灵石合成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