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李紅升:沒有“牙齒”何以反學術不端?再評曹雪濤事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663 次 更新時間:2019-12-09 11:20:49

進入專題: 學術不端   曹雪濤  

李紅升  


事件的最新進展


   11月21日,我曾在《反學術不端機制為何失靈?從曹雪濤事件談起》一文中指出:有關方面對曹雪濤事件的消極性反應表明,現有的反學術不端機制存在嚴重的失靈問題。在此,讓我們回顧一下事件的最新進展,看看失靈問題是否有所改善。

   11月22日,教育部新聞發言人在回應曹雪濤涉嫌學術不端的問題時表示,教育部相關司局已第一時間趕到上海調查了解情況,要求涉事論文有關的部屬高校按照教育部40號令的規定開展學術調查,同時組織專家對涉事論文和各方觀點進行研判。發言人還強調,對學術不端行為,教育部一直抱有鮮明的零容忍態度。

   同樣是11月22日,Science刊登文章,對事件的來龍去脈,中國工程院和教育部等機構對此事的表態,以及國際學術界的反應等情況進行了報道。文章最后的用語異常辛辣:“在中國學術不端行為的成本非常低,或者說不存在。在美國和歐洲,學術不端行為通常會導致辭職或開除,但這種做法在中國并不常見。”

   11月26日,蟻坊軟件輿情監測平臺對事件的輿情監測顯示,該事件亦難逃網絡輿論的“七天傳播定律”,在經歷了輿情醞釀、爆發和衰落三個階段后,事件輿情又回到爆出之前的狀態。該平臺警告,此一事件有很大可能變成“輿情爛尾”。

   11月27日,Nature網站發表了一篇名為“中國教育部調查大學校長論文的重復問題”的文章。該文呼吁,希望與曹雪濤相關的機構和大學開展正式和獨立的調查,以找出這些問題圖片是如何以及在何處最終出現在出版手稿中。該文還指出,目前已有包括Science,Nature Communications、Cardiovascular Research and Molecular Immunology等在內的國際頂級學術期刊開始對涉及論文進行正式審查。

   不難看出,上述的最新進展實際上等于無進展。盡管Science,Nature Communications等國際著名刊物已經啟動了審查工作,但這一審查僅僅是一種技術性審查,以檢視所涉論文是否符合科學論文發表的基本規范,并據此做出處理決定。而最嚴厲的處罰也僅限于撤銷論文,也就是說涉事者只會在學術聲譽上付出有限代價,卻無涉不端者的烏紗帽和各種頭銜。在此情況下,只有具有實質性問責權和追責權,即與曹雪濤事件相關的機構和大學展開調查,才能對可能涉及的學術不端行為的發生過程和相關涉事者的責任進行認定,并依據責任的性質和程度做出相應的處罰。

   但是,在事件爆出20多天后的今天,我們依然沒有看到Nature網站所呼吁的“正式和獨立”調查的啟動,有關機構和大學在這一事件上要么繼續的含糊其辭,虛與委蛇,要么保持沉默、奉行鴕鳥政策。

   中國工程院雖然在11月18日表示“肯定會調查”,但迄今為止,對于以“什么形式開展調查”這一問題依然沒有給出正式的下文。既然工程院已經有明確的反腐敗規章可循,因而沒有“下文”這一情況難免引發人們如下的猜測:在這一事件中,更多作為榮譽性機構的工程院與曹雪濤教授的關系并非“強關系”,因而,也就不像與曹雪濤教授存在“強關系”的機構那樣,在調查一事上面臨更加緊迫的壓力和責任,當然也就無妨觀望以等待其他機構的調查結果,并相機決定如何應對。而且無論如何,對于那些享有崇高聲譽的院士們來說,調查自己同仁可能存在的不端行為,都不大可能是一件讓人愉悅和受人歡迎的差事。

   教育部11月22日對學術不端行為“零容忍”的表態可謂堅決而強硬,但在具體的行動上卻未必如此。由于教育部在這一事件上將自己的職責定位于“了解情況”和督促部屬高校“開展學術調查”,因而也就排除了直接出面成立專項調查組,負起調查責任的選項。上述定位反映了該部門對40號令的解釋,似乎有理有據。但是,如果對40號文的解釋僅限于上述方面,而無視“附則”中第四十條關于主管部門“直接受理”和“自行組織調查組”的相關規定,那么,40號令就有變成一紙空文的巨大風險。事實上,在曹雪濤事件發生后就暴露了這一風險,而這也成為反學術不端機制失靈的主要的體制性原因。

   南開大學是教育部發言人所說的部屬高校之一,也是與之關系最為密切的高校。但令人遺憾的是自事件爆出,直至教育部發言人的表態過去十余天后,該大學也未能公開聲明將遵守教育部的要求,且按40號令的規定啟動調查。在外界看來,這一對主管部門的調查要求置之不理的狀態或許反映了大學當局所面臨的尷尬處境:要么是對事件負有調查之責的機構,也就是40號令所指定的南開大學學風委員會認為沒有必要展開調查,僅僅默許曹雪濤教授“自查”就足夠了;要么是受學校領導,由校長提名,并在大多數情況下由校長擔任主任委員的學風委員會,根本無法發起針對校長本人的調查活動;要么是學術委員會只能就曹雪濤教授在本校工作期間的情況進行調查,而無力對與這一事件相關的其它各方——包括曹雪濤本人所工作過的第二軍醫大學、中國醫學科學院、協和醫學院等機構,以及論文合作者、項目資助機構如自然科學基金會、榮譽團體等——進行有效的調查。因而在學術委員會看來,自身無力真正全面有效地履行40號令所要求的調查,責任認定和處理職責,故而只能對主管部門的要求默不作聲。

   曹雪濤曾經工作過的機構如第二軍醫大學,以及“兩塊招牌、一套人馬”的中國醫學科學院和協和醫學院,也如同南開大學一樣在這一事件上保持沉默。由于上述院校受衛生部和教育部的雙重管轄,因而也意味著他們也應當受40號令的約束,并理應響應主管部門“開展學術調查”的要求。

   為曹雪濤教授及其團隊提供高達數億元科研經費資助,并與之有近三十年資助關系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也應是這一事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關聯機構。按照該機構早在2005年就已發布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監督委員會對科學基金資助工作中不端行為的處理辦法(試行)》的規定,“任何人或單位的不端行為,都應受到追究”,而且調查對象不限于個人的不端行為,還包括對基金項目依托單位的瀆職行為、對學術不端的包庇和縱容行為進行調查和處理。因此,無論是基于該機構既有的反學術不端的制度規則,還是基于捍衛該機構在國內外所享有的巨大聲望的考慮,該機構都不應保持沉默,更不應成為一個看客。


沒有“牙齒”的反學術不端機制

  

   曹雪濤事件爆出已經過去20多天,但讓學界和公眾至為遺憾的是,一干與這一事件高度關聯的機構和大學要么保持沉默、置之不理,要么含糊其辭、虛與委蛇,以至于沒有任何一個機構啟動Nature網站所呼吁的“正式和獨立”的調查,可謂奇哉怪哉!因此,將此種情況稱之為反學術不端機制的系統性、全面性的失靈絕非過分之言。這種失靈源自于反學術不端機制一系列架構設計和制度規則上存在嚴重的、內在的缺陷。在《反學術不端機制為何失靈?從曹雪濤事件談起》一文中,我已對制度性缺陷有所涉及,在此有進一步分析的必要。

   規則的內在缺陷。教育部的40號令是高校系統反學術不端行為的一個基礎性法規,也是各高校制定各自反學術不端辦法的法理依據。不能否認,這一法規對于一般性教師的學術不端行為無疑具有較強的約束力,但在面對曹雪濤這樣位高權重、專業聲望極高的一校之長時,就面臨失靈的嚴重風險。原因其實很簡單,也是眾所周知的,那就是大學里承擔反學術不端責任的法定機構——大學學術委員會(或學風委員會)及其作為日常工作機構的秘書處——是大學的附屬機構,是向大學校長辦公會以及作為辦公會召集人的校長負責的。換言之,這一機構是非獨立的,附庸性的。讓這樣的一個機構來調查曹雪濤事件,如同揪著自己的頭發不可能把自己提起來一樣,是一種顯而易見的邏輯性悖論,失靈有其必然性,也必然會出現“只能拍蒼蠅,不能打老虎”的狀況。打破這一悖論只此一途,即建立自上而下的問責機制,也就是由大學的主管部門發起調查,而不是將自己的責任僅僅限于“了解情況”和“督促”方面。只有這樣,才有可能真正啟動對事件的正式調查,也才可能做到真正獨立的調查。但是,遺憾的是我們看不到這樣的一種補救性機制的實際存在,而且從多年反學術不端的歷史經驗來看,我們也缺乏主管部門“直接受理”和“自行組織調查組”的可供評價的實際案例。

   機制設計的內在缺陷。對學術不端行為的零容忍應該是全社會的,與科研有關的各行各業都有反學術不端行為的責任和義務。由于曹雪濤教授曾經在多個大學和研究機構工作,擁有多個實質性和榮譽性頭銜,并且擁有一個龐大的、錯綜復雜的學術合作和社會活動網絡,因而任何一個可能與事件有關的機構都有責任發起調查,對可能與本機構有關的學術不端行為進行認定,并在認定后給予必要的處理。但由于各機構都是自成體系,各有各的規章、機構、程序、管轄權,以及各自獨立的調查機制,因而在曹雪濤事件的處置上難免會出現“九龍治水”、各自為戰的局面。“九龍治水”很大程度上會導致相關機構普遍的“搭便車”式的等待觀望行為,極端情況就是每一家都在等待其他機構的調查,其結果是沒有任何一家機構發起調查。即使有機構發起了調查,其調查的意愿和力度也必然會大幅降低。“九龍治水”的負面效果遠不止于此。由于認定和處理是各自做出的,而非根據可能涉及的學術不端行為的整體狀況決定處理的方式和力度,因而對不端行為的懲罰力度有可能大大低于應該有的力度。

   上述兩方面的缺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釋現有的反學術不端機制的失靈狀況。但歸根結底,失靈的根本原因是這一機制沒有鋒利的“牙齒”,綿軟無力,致使大量的學術不端事件的調查、認定和處理或走過場,雷聲大雨點小;或避重就輕、避實就虛,甚至不了了之,以至于像Science雜志所說的,學術不端行為往往“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涉事者依然端坐于權力高位和教授崗位上,處之泰然。如果將歷年來的學術不端事件匯成一部編年史,就會發現上述劇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復上演,而陳腐雷同的劇情已經讓觀眾厭倦和視覺疲勞了。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如此一個重量級大佬人物所引發的輿情,也會在一周內就風平浪靜了。


讓反學術不端機制長出“牙齒”

  

   反學術不端機制的“牙齒”是什么?簡而言之,一是真正的零容忍。零容忍不應僅僅是一個言辭犀利的口號,而應該是雷厲風行、真刀真槍的實際行動;二是毋庸置疑的權威性。強有力的調查、令人信服的責任認定、以及讓學術不端者付出身敗名裂的代價——聲譽掃地,各種頭銜如校長、教授、院士等的不保,學術資助的撤銷等;三是強大的威懾力,讓潛在的抱有學術不端企圖的人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恐懼感,敬畏感。

如何讓反學術不端機制長出“牙齒”呢?一個重要的參照系是中國數千年演變過程中所形成的監察體系。雖然傳統的君主官僚體制已經如明日黃花而成為歷史陳跡,但在監察體系方面的經驗則具有恒久的啟示和借鑒價值。(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學術不端   曹雪濤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綜合 > 學術規范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36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dahf.tw)。

4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淘宝快3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浙江快乐彩 18157期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 足彩胜负彩 广西快3专家预测软件 广西11选5前三开奖号码 湖南福利彩票网 彩46彩票苹果 福利彩票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