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田鵬: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消解及地域共同體重建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26 次 更新時間:2019-12-09 09:02:49

進入專題: 新型城鎮化   地域社會   村落共同體   地域共同體  

田鵬  

   作者簡介:田鵬,南京工業大學法學院講師,博士,南京工業大學社會創新發展研究所研究人員,主要研究方向為農村社會學

   摘 要:從地域社會理論視角,以河南省新鄉市M社區為例,系統性考察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消解及地域共同體重建的實踐邏輯。社會空間的集約化轉型導致了傳統村落共同體在社會邊界、社會生活、社會關系等多重維度的消解,具體表現為地域邊界、地域生活和地域功能不同程度消解,地域共同體重建具體包括基于特定節地率的地域邊界重建、基于“戶籍均沾”的房屋配置模式和輪流贍養安置策略的地域生活重建以及“大雜居、小聚居”原則下的地域公共性重建,就地域社會學理論視角而言,村落共同體消解及地域共同體重建的核心是地域社會整合機制,一方面,新型城鎮化進程中傳統村落共同體消解是一種建立在都市過密化和鄉村疏離化產生的社會經濟結構轉型;另一方面,地域共同體是一個將都市和村落統合起來的統一體,是相互關聯的有機整體,其實踐過程充滿動態性、統合性和關聯性。

   關鍵詞:新型城鎮化;地域社會;村落共同體;地域共同體

  

   一、問題的提出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00年中國有360萬個自然村,到2010年已經減少到270萬個,10年時間里約有90萬個自然村落消失了,平均每天接近300個自然村落消失,而其中很多都是古村落[1]2。以全國農村改革試驗區、河南省統籌城鄉發展試驗區的新鄉市為例,該市以城鄉一體化為切入點,通過“農民自建、集體代建、招商建設、社會援建”4種建設途徑和“城中村改造型、舊村完善型、村莊合并型、服務共享型、整體搬遷型”5種建設模式[2];計劃用8年左右時間分三步基本建成重點區域內352個新型社區,實現農民就地就近城鎮化。到2018年重點區域內新型城鎮化社區全部建設完成,達到“社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全部建設到位,規劃農戶全部入住城鎮化社區,各項優惠政策兌現落實,社區管理運行規范,2/3以上的社區勞動力從事二三產業”的建設標準[3]。據《河南城市發展報告(2015)》的數據顯示,截止2014年底,新鄉市重點區域內352個社區已全部啟動建設,累計完成各類資金投入288億元,建房面積3 510萬平方米,入住農戶16.8萬戶,復耕或恢復生態面積3萬畝[4]。

   新鄉市的實踐表明,作為新型城鎮化推進模式的“三化”協調發展機制,新型城鎮化社區已成為中原地區就地城鎮化的重要載體[5];同時,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的消解及其重建也逐漸引起學術界的關注。系統耙梳既有研究發現,目前,關于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的消解及其重建的相關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第一,中觀層面的動力機制和實踐邏輯研究。如新型城鎮化的多維動力體系及其多元化推進模式[6];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新型農村社區建設的多重實踐邏輯[7];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撤并村莊”及行政社會的實踐邏輯[8];新型城鎮化進程中傳統村落轉型的實踐過程及其“新鄉村性”的生成機制[9]。第二,微觀經驗層面的社會風險和適應困境研究。如“撤村并居”和“農民上樓”引發的社會問題及其社會風險,包括因缺乏必要的人力資本導致的生計轉換失敗,因社區化居住方式導致的生活成本增加,因農耕文化延續導致的“文化墮距”以及社會心理失調等[10];新型城鎮化進程中傳統村落轉型導致的社會治理困境,如“農民上樓”后因缺乏物業意識和業主認同導致的市場化物業管理機制遲遲無法有效運作,農民集中居住區物業運作模式呈現非市場化、非社會化之“政府兜底”的行政化特征[11];新型城鎮化進程中傳統村落共同體消解導致的社會經濟生活變遷[12],如“農民上樓”社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及其新型單位化現象[13]。

   對上述研究進行反思性梳理發現,就理論視角及分析框架而言,不同學科視角和理論框架下的研究成果難以進行學理對話并形成系統性知識脈絡;同時,即使同一學科內部也因單純問題取向的研究路徑導致“見樹不見林”的碎片化、散點式知識格局,從而無法形成學科內部的學術脈絡和理論體系。而筆者認為,造成上述局限性的重要原因,正是當前學術界對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新型城鎮化推進過程中,新型農村社區建設的不同地域類型和實踐模式之理論意涵缺乏可對話的學理共識,且難以在理論視角及分析維度層面達成一致,換言之,當前,學術界關于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的消解及其秩序重建議題的相關研究,因缺乏一種整體性理論視角及分析框架,而難以形成學術對話和學理共識。因此,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的消解及其重建,亟需一種超越單純問題取向和社會空間視域的系統性研究進路和總體理論分析框架,系統性考察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多元化新型農村社區建設的地域社會樣態變遷過程及其秩序重建的實踐邏輯。正如有學者所指出的,“中國城鄉關系的復雜性和長期性必然要求相關學者超越既定學科界限,將城鄉關系置于一個更大的理論范式和分析框架中。”[14]而地域社會理論及其分析框架不失為一種可能的選擇。

  

   二、地域社會:一個整體性理論分析框架

   以戰后都市過密化和鄉村過疏化為背景,日本逐漸興起了以研究地域社會結構以及人類行動為核心議題的地域社會學[15]。地域社會學試圖超越農村社會學和城市社會學的學科背景和視域界限,以快速城市化背景下地域生活社會化為理論預設,以鄉村過疏化為研究重點,圍繞“地域社會生活”“地域組織團體”“地域公共政策”“新地域公共性”等相關議題開展了一系列理論研究,并逐漸形成了一套相對成熟的理論體系和學科范式[16]。

   1.地域社會的理論意涵。作為地域社會學的基本范疇和核心概念,地域社會是指一種基于新型地緣關系而建立起來的地域團體的社會結構及關系性總體,學術界也將其稱之為“地域共同體”[16]。地域社會學意義上的地域共同體具有如下基本特征:(1)地域社會的動態性。所謂地域社會的動態性是指,地域社會學所關注的地域社會是一種不同于自然地理學科中的靜態物理空間,也是一種有別于傳統鄉土社會,而是一種新型地域社會空間結構——流動的、重疊的、復雜的、變遷的,甚至是充滿社會互動、利益博弈以及價值沖突的動態地域社會空間。(2)地域社會的統合性。所謂地域社會的統合性是指,實踐中地域社會空間的動態性、復雜性、變遷性等特征是由城鄉統合化變遷而引起的,且這種統合化變遷是建立在都市過密化和鄉村過疏化的特定基礎上的,其統合動力則來源于城鄉地域社會經濟結構轉型。(3)地域社會的關聯性。地域社會的關聯性是由其動態性和統合性決定的,即地域社會是一個將都市和村落統合起來的連續統一體,是相互聯結、深度融合的有機整體[16]。

   2.地域社會的基本議題。如果說“社會秩序何以可能”是經典社會學的元理論命題,那么,現代地域社會的組織化問題,即現代地域社會生成的動力機制及其統合邏輯則是地域社會學的元問題[15]。自20世紀60年代地域社會學在日本學術界興起以來,針對現代地域社會的組織化問題,曾先后出現了一系列相關理論研究,如“地域生活論”“地域集團論”“地域經濟論”“地域政治論”等,逐漸形成了相對完善的學科理論體系。與此同時,日本學術界也積極將地域社會相關理論成果應用于公共政策和政府治理中,并針對二戰后日本社會出現的“都市過密化—鄉村過疏化”的畸形城市化困境提出了系統性政策措施和治理策略,具體包括地域結構的統合性規劃、“城鄉過密—過疏”的功能性疏解、地域社會經濟轉型、地域公共性重建與社會生活重構等。

   3.地域社會的研究進路。地域社會學持一種整體性、系統性的研究視角及其關系主義的方法論取向。地域社會學的整體性、系統性理論視角是由地域社會的理論意涵及其實踐屬性決定的,即動態的、統合的、關聯的地域社會空間必然要求突破靜態的、城鄉對立的、單純問題取向的既有理論預設及其研究視角,采取方法論上的關系主義導向研究進路和分析范式[16]。因此,地域社會學的整體性、系統性理論視角及其關系主義導向研究進路,為系統性考察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多元化新型農村社區建設的地域社會樣態變遷及其秩序重建的實踐邏輯,提供了一種超越農村社會學、城市社會學學科界限及傳統城鄉二元對立研究范式的理論基礎和方法論可能。

   就理論解釋效度而言,作為一個整體性理論分析框架的地域社會,一方面,強調社會空間的動態性和統合性,且這種統合動力機制正是建立在都市過密化和鄉村過疏化產生的社會經濟結構轉型基礎之上;同時,地域社會將社會空間視作一種都市—鄉村二元融合的連續統一體,是相互關聯的有機整體,具有較強的整體性、互動性、關聯性等實踐特征;另一方面,地域社會理論視角突破傳統城鄉二元對立研究范式,采用整體性、系統性研究進路,系統闡述地域社會動態性、統合性和關聯性的生成機制及其實踐邏輯。筆者此處借鑒地域社會理論視角及其研究進路,意在突破新型城鎮化理論體系下中國城鄉關系轉型及融合發展的相關學術研究之既有局限,如孤立的學科視角、靜態的社會空間預設、單純的問題取向、碎片化的研究成果等。當然,地域社會學及其地域社會理論視角在分析中國經驗時必然無法逃避理論適應度的拷問,換言之,理論自覺和學術自信的當下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如何有效對話日本學術界興起的地域社會學相關理論,首先需要解決理論借鑒過程中的本土化問題[17]。因此,將地域社會動態性、統合性理論視角及其關系主義研究進路本土化為可操作的分析維度和解釋框架,就成為理論對話的題中之義。

   筆者基于河南省新鄉市M社區的實證經驗,將地域社會理論及其關系主義研究進路本土化為“地域邊界”“地域生活”“地域功能”“地域公共性”4個基本分析維度。

   1.“地域邊界”。中國多元城鎮化的制度投入實踐取向及其政府主導推進模式[6],使得當前新型城鎮化進程中的不同地域社會類型的統合過程,首先表現為打破傳統行政地域邊界,通過“轉”“并”“聯”和土地集約化利用,實現社會空間的集聚化轉型,換言之,行政力量主導下社會空間的集聚式變遷及其地域邊界消解,是當前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消解及其秩序重建的首要實踐樣態,因此,地域邊界重構就成為地域共同體的首要議題。

   2.“地域生活”。隨著社會空間的集聚和地域邊界的消解,地域生活組織方式和運作機制也同步發生嬗變。換言之,新型城鎮化進程中基于“轉”“并”“聯”等推進模式統合而成的多元化社區類型,其地域生活也不同于傳統村落共同體,表現為社會結構的多元化、生計模式的非農化、人際互動的公共化、生活方式的市民化等一系列整體性嬗變。因此,如何重塑地域生活就成為地域共同體重建的另一重要實踐議題。

   3.“地域功能”。地域社會的統合性空間結構以及整體性實踐樣態,使得地域功能在失去社會空間、團體生活、組織互動等必要的運作基礎后,也無法有效發揮其應有的社會功效,因此,傳統村落共同體的地域邊界和地域生活的雙重消解,必然使得其地域功能發生嬗變,主要表現為生產、生活、生態功能有機體消失以及農業現代化背景下規模化經營導致的生產功能單一化。

   4.“地域公共性”。地域社會生成的動力機制及其統合邏輯是地域社會學的重要理論議題,而地域社會學的政策價值在于如何有效解決現代地域社會的組織化問題。因此,隨著地域邊界、地域生活以及地域功能的多重消解,如何有效重塑地域團體組織、營造地域社會生活就成為地域共同體重建的重要議題,而地域公共性重建則是解決上述問題的關鍵。

基于上述分析,筆者采用地域社會理論視角,以河南省新鄉市M社區為例,從“地域邊界”“地域生活”“地域功能”“地域公共性”4個維度,系統考察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村落共同體消解及地域共同體重建的實踐邏輯,(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新型城鎮化   地域社會   村落共同體   地域共同體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經濟與組織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362.html
文章來源:《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中国竞彩比分网 棋牌手游外挂是假的吗 大专学汽修赚钱吗 湖北11选5中奖之最 半全场 斗地主游戏规则 香港六合彩票 新疆35选7 什么软件分享最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