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賀雪峰:論農民收入斷裂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695 次 更新時間:2019-12-09 08:59:12

進入專題: 農民收入   基層治理   準扶貧  

賀雪峰 (進入專欄)  

   內容提要:在已經形成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的條件下,農民家庭收入的多少主要決定于家庭勞動力的多少,而家庭勞動力的多少又與農民家庭周期有關。一般情況下,有勞動力的農戶家庭收入都相差不多,主要是收入量上的差異。缺少家庭勞動力的農戶家庭因為無法從全國勞動力市場上獲取收入,其家庭收入顯著低于一般農戶。在一般農戶家庭收入與缺少勞動力農村家庭收入之間,存在一個廣泛的農民收入斷裂帶。農村最低生活保障線與農村貧困線均處在農民收入斷裂帶之內。也就是說,農村最低生活保障線與農村貧困線存在重疊,這個重疊具有重要的政策含義。

   關 鍵 詞:農戶收入/進城務工/精準扶貧/農村低保/基層治理

   作者簡介:賀雪峰,武漢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湖北 武漢 430073

  

   一、導論

  

   在存在著普遍自給自足農業和非正規經濟的情況下,精準統計農戶收入是很困難的。而在某種意義上,對農戶收入狀況的掌握又與國家實施若干政策的效果有直接密切關系,尤其是農村低保與精準扶貧,既是惠民工程,是全民奔小康的基礎工程,又是任何一個現代社會的基礎政策。問題是,作為一項國家基礎能力的農戶收入統計在當前仍然有很多無法克服的困難。也正因此,在評定農村貧困戶和低保戶時就不僅要劃出貧困線和低保線的收入標準,并計算農戶收入是否在貧困線與低保線以下,還要有定性的評定,如識別貧困戶的所謂六步法:“一進二看三算四比五議六定”,①以及脫貧必須要“三不愁、兩保障”,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要經過“社區瞄準”,其前提又是地方性的共識性判斷。村莊熟人社會是產生地方性共識判斷最重要的基礎。

   因為很難精準統計農戶收入,僅僅靠統計收入就很難依據貧困線與低保線劃定貧困戶與低保戶。從理論上講,“社區瞄準”又很可能因為受到人際關系等影響而出現瞄準偏離。這樣就會造成一個兩難:一方面是農戶收入很難精確統計,從而無法通過相對客觀的收入標準來精準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另一方面,“社區瞄準”又容易受到社區人際關系的影響,尤其是受到村干部人為因素的影響,由此造成識別的不精準。從這個意義上講,精準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在農村低保與扶貧實踐中,相對來講,最近幾年借助大數據比對手段較好地實現了低保戶的精準識別,而農村貧困戶識別則仍然存在著嚴重的不精準問題。在大數據比對技術普及之前,農村低保識別也十分不準確,甚至出現了“開豪車吃低保”的情況。大數據比對極大地提高了農村低保識別的精準度。

   之所以會造成以上差異,很重要的一個基礎性問題是我們如何理解當前村莊熟人社會中的農戶收入結構。實際上,當前農村熟人社會存在著一個具有高度地方性共識的農民收入斷裂帶,在這個收入斷裂帶以下的農戶,其家庭困難情況是眾所周知的,也是村莊內無人能比的,這種具有高度共識性的貧困是“社區瞄準”一定可以瞄得準的。斷裂帶以上的農戶收入則相對差距不大,即使有差距,往往也只是家庭勞動力人口占比、勤勞還是懶惰以及機會多寡造成的。只有深入理解“農民收入斷裂帶”這個概念,才能更好理解當前農村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中存在的問題。

  

   二、中國農民收入的特征

  

   因為鄉村工業化進路的差異,沿海發達地區農村普遍在20世紀末完成了鄉村工業化,大部分農村已經融入城市成為沿海城市帶的一部分。因為可以就近獲得本地非農化收入,沿海發達地區農村農戶家庭收入相對比較高,且村莊部分創業農戶成了年收入數百萬元甚至更多的企業家,農村社會有比較大的分化。總體來講,已經工業化了的沿海發達地區農村,農民已經比較富裕,貧困化程度較低,無論是扶貧還是最低生活保障都不再是當地基層工作的重要方面。

   對于全國絕大多數農村來講,雖然在20世紀80年代一度有鄉鎮企業的蓬勃發展,但進入新世紀,中西部地區絕大多數鄉鎮企業關閉,農村務工經商機會消失。時至當前,中國絕大多數農村的農戶家庭都已經形成了普遍性的“以代際分工為基礎的半工半耕”家計模式,農戶收入來自兩個部分:一是農業收入,二是務工經商收入。且一般是中老年父母留村務農,年輕子女進城務工經商。在農村土地有限、人多地少的情況下,農村中青年勞動力進城務工經商極大地增加了農戶家庭收入。隨著城市化的深入,有越來越多農戶全家進城,退出了農村和農業獲利機會,一些不愿或無法進城的農村勞動力因此增加了從農村和農業獲利的機會。這樣一來,當前中國一般農業型農村就有四種主要的農戶家庭收入模式。②第一種,“半工半耕”模式,主要是年輕子女進城務工經商,年老父母留村務農。這種模式占到當前中西部農村農戶家庭的70%左右。第二種,全家進城模式,農戶家庭收入主要依靠在城市務工經商收入,不再從事農業生產,來自農村和農業的家庭收入十分有限。第三種,“中堅農民”模式,即不愿或無法進城的農戶家庭通過獲取進城農戶讓渡出來的農村獲利機會,在不離開農村的情況下獲得不低于外出務工的收入。這個“中堅農民”群體占比不大,對于農村治理卻十分重要。第四,小農家庭農業模式,農戶家庭主要收入來自耕種自家承包地的有限農業收入,缺少種自家責任田以外的其他大筆收入。這樣四種模式的前提是,農戶家庭是正常的有勞動力的家庭。有些特殊家庭沒有勞動力,比如孤兒或無子女老年人。這些無勞動力的特殊家庭或群體已被納入國家救助體系中,接受在孤兒救助和五保救助基礎上建立的特殊困難救助。從實踐上看,這個救助力度還是比較大的。尤其重要的是,因為特殊困難群體情況特殊,容易識別,特困救助在實踐中很容易操作,具有很高的瞄準率,也極少引發負面輿情。還有一種特殊情況是農戶家庭主要勞動力重病或重殘,重病重殘的主要勞動力不僅無法勞動以獲得收入,而且可能需要家人照顧,就造成這樣的家庭缺少勞動收入。此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單親家庭,包括離婚或喪夫喪妻家庭,既要照顧父母或子女,又要勞動以獲得收入,家庭收入就不高,條件就不好。

  

   三、農戶家庭收入的規律

  

   當前中國農村,因為幾乎所有農戶都從集體承包了人均分配的承包地,同一村社范圍,農戶的農業收入相差不多。從全國來講,雖然同一個村社集體是按人均承包的耕地,不同地區資源條件差異卻很大:有的地區人少地多,且土地肥沃,農戶就可以從土地上獲得更高水平的農業收入;另外一些地區人多地少且土地貧瘠、灌溉困難,農戶只能從土地上獲得有限的農業收入。

   在分田到戶以前乃至分田到戶以后很長一個時期,全國絕大多數農村,農民收入主要來自農業。20世紀70年代鄉鎮企業崛起,出現了普遍的“離土不離鄉、進廠不進城”,農民在不離開農村的情況下獲得務工收入。一個地方鄉鎮企業發展越好,就為當地提供了越多務工收入的機會,這個地方的農民就越富裕。20世紀末,全國性勞動力市場開始形成,越來越多農村勞動力離土離鄉,進廠進城,青壯年農民到城市和沿海先行工業化地區(尤其是長三角和珠三角)務工經商,這樣一個進廠進城的浪潮很快就席卷了整個中國農村,推動了農村勞動力的全國性流動,產生了一個成熟的全國勞動力市場:哪里收入高,哪里就有更多勞動力涌入,從而形成了相對均衡的全國勞動力價格。

   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對那些人多地少、自然條件惡劣的農村的勞動力有更大吸引力,因為進城務工經商收入遠高于務農收入。所以,率先響應全國勞動力市場機會的是那些人多地少經濟比較貧困的地區,如四川、貴州和河南,且越是人多地少經濟貧困的村莊就有越徹底的勞動力進城。那些人少地多農業條件優越的農村地區,農業收入相對較高,進城務工收入只是略高于務農收入,甚至沒有務農收入高,這些地區農村勞動力進城就比較晚且相當不徹底,最典型的是黑龍江農村,人均耕地比較多且農業生產條件優越,到現在,黑龍江農村勞動力進城務工經商也不普遍。還有一些資源條件惡劣、相對封閉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農民文化程度比較低,受地方傳統影響大,農民進城務工經商的適應能力比較差,從而出現了雖然貧困卻仍然較少進城務工經商的情況。也就是說,同樣的全國性勞動力市場對不同農村地區的效應卻是不同的,對于人多地少、農業生產條件惡劣的農村地區(尤其是漢族地區)具有極大吸引力,這些農村勞動力最早且最徹底地進城務工經商,從而留下了較多農村獲利機會給仍然留村的勞動力。農村資源條件越好、農業收入相對越高的農村,農業勞動力進城時間就越晚且越不徹底。相對封閉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則往往由于農民缺少教育文化基礎,不很適應進城務工經商,以至于當前仍然有相當部分勞動力困守農村。

   當前全國絕大多數農戶家庭都可以同時從農業和進城務工經商兩個方面獲得收入。從農業收入來講,雖然同一村社農戶都平均獲得了土地承包權,不同地區農業資源條件差異卻很大。有一些地區人多地少,農村剩余勞動力缺少在農村的獲利機會,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的形成就為這些剩余勞動力進城務工經商提供了機會,越多勞動力進城務工經商,就留下越多農村獲利機會給缺少進城機會或能力的留守勞動力(比如因為父母年老需要照顧而無法進城務工經商的農村青壯年),且正是因為可以在農村增加獲利機會,那些缺少進城條件的農村勞動力才不會勉為其難地離村進城,而是留下來成為“中堅農民”。

   資源條件好的農村,所有農戶都平均獲得了相對優越的農業生產資料,從而可以有相對較高的農業收入,農村剩余勞動力較少,農業收入不低于外出務工經商收入,這些地區農村勞動力就不愿意外出務工經商,也就較少讓渡出農村獲利機會。但這不是問題,因為優越的農業資源條件使得所有留村農戶都可以獲得較高農業收入。相對封閉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資源條件不好,又因為文化教育程度較低而難以有效進入全國勞動力市場,因此造成了區域性的農村貧困,這類地區的貧困是尤其要重視的。

   在當前中國農村,全國勞動力市場對資源優越的農村地區影響有限。絕大多數人多地少資源條件較差的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受全國勞動力市場的巨大吸引,較早及較徹底地進城務工經商,不僅提高了農戶的收入水平,而且為無法進城的農村勞動力讓渡出新增獲利機會。也就是說,除相對封閉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以外,一般農村地區只要農戶家庭有勞動力,這些農戶家庭就可以從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獲得相當于平均工資水平的收入,這樣的農戶家庭就不可能落到貧困線以下。

  

   四、關于平均工資率的問題

  

因為市場經濟的充分發展,勞動力的充分流動,當前中國已經形成了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這個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首先表現在進城務工經商方面的充分競爭性,即勞動力會依據收入高低、勞動時間長短、勞動艱苦程度、工作環境好壞等等進行選擇,最終形成與勞動力條件相匹配的工資收入水平。從勞動力來講,有技術性、專業性比較強的技術工人,技術工人前期投入教育相對較多,且因為專業性強而存在職業黏性,往往有較為穩定的工作和較高的工資水平,一般普通的生產線工人則專業化程度不高,只有較低的工資,流動性往往較大;工廠生產線勞動對個人紀律性和耐力要求很高,建筑工地勞動則活動范圍較大,身體相對自由;年輕人普遍愿意在相對干凈安全的工廠勞動,中年勞動力則更多到工地上從事危險性更大也更臟累的工作;文化程度低的人可能更多從事體力勞動,文化程度高的人更多從事技術性強的工作;不愿受約束的人更愿選擇自雇就業比如做城市攤販,風險厭惡型勞動力則偏好工廠勞動。這些差異又不是絕對的,而是在個人能力、偏好、年齡與工作收入、工作環境、工作自由程度等之間的平衡,(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賀雪峰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農民收入   基層治理   準扶貧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經濟與組織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360.html
文章來源:《學術研究》(廣州)2019年第1期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135期码报资料 快乐十分前三组规律 彩经网体彩p3走势图 网上棋牌平台代理怎样 淘宝快3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软件安卓 江苏福彩双色球 胜平负 广西快三开奖 上海福彩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