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龔鵬程:西學正典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87 次 更新時間:2019-12-04 00:46:49

進入專題: 西學  

龔鵬程 (進入專欄)  

   一、經典教育的實踐

  

   在我們中國,介紹西學的人,大抵只注意人家一些新東西。覺得西方總是求新求變,新觀念、新理論,不斷推陳出新。

   殊不知西方傳統之堅韌,初不因現代化而瓦解。反而是在面臨科學主義、商業化、數量化、功利取向時,不斷有人申張人文主義傳統,力圖矯正之。而一些著名的大學,就在此扮演了中流砥柱的功能,不斷呼吁人們應該回去細讀古典。

   其中,二十世紀美國的人文主義教育觀,國人較熟悉的是哈佛大學之白璧德,因為吳宓和梁實秋都大力介紹過他。

   但白璧德并非孤軍奮戰。在他之前,十九世紀有托馬斯‧阿諾德(Thomas Amold)、梅修‧阿諾德(Mathew Amold)、紐曼等人,主張大學教育旨在培養紳士。二十世紀,白壁德稍前,有愛略特一類人;后則有薩頓(GeorgeSarton)、赫欽斯(RobertMaynard Hutchins)等人依然倡導推動人文教育,且影響深遠。

   薩頓乃科學史家,其說亦號稱新人文主義,但目的在實現科學的人文化。認為科學固然重要,但我人應注重科學的人文意涵,讓科學重新與人文聯系在一起,從而建立一種建立在人性化科學上的新文化。他稱此為新人文主義。

   赫欽斯主持的芝加哥大學,則主張發展理性、培養人性,是教育永恒不變的目標,大學就是針對此一目標,促使學生理性及道德能力充分發展健全而設的。

   為達此教育之永恒目標,赫欽斯建議設立一套永恒學科。謂此學科「紬譯出我們人性的共同因素,因為它使人與人聯系起來,使我們和人類曾經想過的最美好事物聯系起來,并因為它對于任何進一步的研究,和對世界的任何理解都是重要的」。

   此學科由兩大類科目構成,一是與古典語言和文學有關的學科,學習之途徑就是閱讀古典著作;另一類,可稱為「智性課程」,主要包括文法、修辭、邏輯、數學等具有永恒性內容的學科。這些學科,不但配合永恒的教育目標,也與那些因時代需要而設的應世諧俗學科不同。那些學科常隨時代需要而枯榮,當令時,至為熱門;過時了,就毫無價值。

   赫欽斯是美國學術界的奇才,三十歲就擔任芝加哥大學校長,名震一時。他在一九五一年編成了一部大書,足以與《哈佛經典叢書》后先輝映,叫《西方的經典》(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次年由大英百科出版社出版。

   書凡五十四卷,第一卷導言,二、三卷是索引,其他五十一卷便是經典文本。包括七十四位作者,作品四四三種。跟我們的《四庫全書》相似,它也用封面顏色來分類,文學類黃色;歷史、政治、經濟、法律類藍色;天文、物理、生物、化學、心理類綠色;哲學、宗教類紅色。但所選很多作品其實不定屬哪一類,故這也只是大略分之而已。所收全是一九OO年以前的書。

   這一大套書,期望中的讀者是大學生或具大學程度的人。當然,經典越早讀越好可以及早受用。但他并不希望大家囫圇吞棗地讀,他希望讀者能按次序,一本一本讀下去。如果自己無法有效地讀,那么,他又替大家擬了一個閱讀計劃,特意編了十本導讀書,讓大家每年根據一本導讀去閱讀那些經典,要讀原文,一年一本,剛好十年讀完。每本導讀,內分十五課,以第一冊為例:

   一、柏拉圖《自由》及《克利圖》。

   二、柏拉圖《共和國》卷一、卷二。

   三、莎孚克利斯《哀地婆斯王》及《安提宮屋》。

   四、亞里士多德《倫理學》卷一。

   五、亞里士多德《政治學》卷一。

   六、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四篇。

   七、圣經《舊約‧喬布記》。

   八、奧古斯丁《懺悔錄》卷一至卷八。

   九、蒙田《論文集》六篇。

   十、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十一、   洛克《政府論》第二篇。

   十二、   綏夫特《格列佛游記》。

   十三、   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十五、十六章。

   十四、   美國獨立宣言、憲法及聯邦論及。

   十五、   馬克斯恩格斯《共產黨宣言》。

   以上所舉每一本書,都說明卷次與頁數,從容帶領讀者優游于經典之中。導讀著重指出古代思想何現代的關系,尤具啟發性。而且真是導讀,不是灌輸或教訓,表現了赫欽斯所強調的「自由教育」之精神。另外,不知你注意到沒有:它第一課是從柏拉圖開始的。其實他每一冊的第一課都從柏拉圖開始。西方人本來就有一切哲學都是柏拉圖的腳注之說,本編亦是此意。一切回到柏拉圖,也就是一切皆從源頭上去找答案,由古人的智慧中探索真理的可能。

   導讀之外,二、三卷的索引也十分有價值。它把西方文化的基本思想分列為一百零二項,其下又臚列為兩千九百八十七個題目,讀者若想知道西方對某一個問題有何主張,利用這個索引,可以一索即得。編這樣的索引,不唯嘉惠讀者,更可以顯示編者的功力。從前梁實秋先生就很推崇他這套書,認為:「與其讀所謂的『暢銷書』,不如讀這一部典籍」。

   哈佛、芝加哥經典叢書及其教育理念(包括與之相配合的課程設計),在美國可謂典范。其他學校沒有如此大規模的編輯項目,但也不是沒有類似的做法,只是規模可能略小些罷了。例如《莎士比亞全集》,舊版最著名的是劍橋大學編的,九大冊,一八六三年開始刊行,一八六七年二版,一八九三年三版。牛津大學也有另一個版本。一九二一年開始則劍橋又推出新版三十九冊,出到一九六六年才出齊,長達四十五年,慢工細活,極為矜審。美國耶魯大學所編則為四十冊本,為在美國通行之版本。其他投入古代經典整理的項目極多,就不一一介紹了。

  

   二、閱讀經典的批判性

  

   近年后現代、多元文化、后殖民、女性主義等理論甚囂塵上,同樣引起了這樣的批判。十年前曾任哈佛講座教授的布魯姆(Harold Bloom)出版的《西方正典》(The WesternCanon),即為其中一例。

   此公在該書中選了貴族制時期的莎士比亞、但丁、喬賽、賽萬提斯、蒙田、莫里哀、米爾頓、約翰生博士、歌德﹔民主制時期的渥滋崋斯、珍.奧斯汀、惠特曼、狄瑾生、狄更斯、普魯斯特、喬哀思、吳爾芙、卡夫卡、波赫士、聶魯達、斐索等廿六家之作,謂其為西方文化中之「正典」(the canonical),認為現今我們對語言比喻之駕馭、原創性、認知力、知識、詞匯均來自它們。

   其次是:他不僅力陳經典的價值,更把矛頭伸向正流行當令的女性主義、馬克思主義、拉岡學派、新歷史主義、符號學、多元文化論等,合稱為憎恨學派(School of Resentment),謂此類人憎恨正典之地位及其代表之價值,故欲推翻之,以便遂行其社會改造計劃。打著創造社會和諧、打破歷史不公之名義,將所有美學標準與大多數知識標準都拋了。可是被他們另外揭舉出來的,也并不見得就是女性、非裔、拉丁美裔、亞裔中最優秀的作家﹔其本領只不過是培養一種憎恨的情緒,俾便打造其身分認同感而已。此等言論,逆轉了攻守位置。讓一向善于借著批判傳統、顛覆這顛覆那,以獲得名位者有些錯愕。

   這些學派自然也立刻反唇相稽,說布魯姆所稱道的正典,只是歐洲男性白人的東西,甚且只是英美文化中慣例認可者,并不適用于女性、多元文化者或亞裔非裔。

   但此類反擊,除了再一次訴諸身分、階級意識型態之外,畢竟沒有說出:為什么正典必須擴充或改造?其美感價值與認知,為什么不值得再珍惜?

   因為:此類文論家原本就不太讀也不能讀原典,文本分析恰好就是他們的弱點﹔舍卻文學的藝術價值不談,正是其習慣。如此而欲反抗正典說,豈非妄談?讀者根本不曉得何以必須放棄莎士比亞而偏要去讀一些爛作品,只因它是女人或黑人寫的,或據說其中有反帝反對封建抗議精神?過去,讀者基于道德感正義感,以社會意義替代了審美判斷,跟著此類文論家搖旗吶喊,如今一經戳破,乃始恍然。故「憎恨學派」之反駁,非特未將布魯姆消滅,反而令質疑文化研究者越來越多。

   當然,此亦由于布魯姆立說善巧。以往,倡言讀經者,輒采精粹論立場,不是說經典為文化之核心精粹,就是說經典之價值觀可放諸四海、質諸百代,乃萬古之常經,今世之權衡云云。布魯姆卻不如此。

   他本以《影響的焦慮》一書飲譽學林,論正典亦采此說。謂經典之所以為經典,自然是因它們影響深遠,但所謂影響,并非只是后人信仰它、欽服它、效法它、依循它,而是后代在面對經典之巨大影響時存在著嚴重的焦慮,故藉由反抗、嫉妒、壓抑去「誤讀」經典,對它修正、漠視、否定、依賴或崇拜,這些創造性的矯正,也是影響下的表現,因此后代縱或修正或擺脫經典,仍可以看出經典的價值與作用。

   同時,正典亦因是在影響的焦慮中形成的,所以它們都是在相互且持續競爭中存留下來的,文本相互激蕩,讀者視野不斷調整,正典本質上就永遠不是封閉的,一直是互為正典(the ”inter canonical”)。簡單說,反對經典,正是因為經典重要、影響大。而反對者對經典之誤讀或創造性矯正,又擴大了它的影響、豐富了它的意涵,故經典永不封閉。

   由這樣動態的關系去看經典,才可以避免反對者所持的各種理由,什么古典不適今用啦、何須貴古賤今啦、經典只代表著一階層之觀念與價值啦、文藝貴乎創新啦等等。

   但不論布魯姆或愛略特,任何提倡讀經典的人,也都無法說服那些反對的朋友。蓋此非口舌所能爭。經典的意義固然永不封閉,但它得有人去讀,其意義是由閱讀生出來的。倘若士不悅學,大家都不愛閱讀,視閱讀為畏途或鄙視之,僅以談作者身分、膚色、階級、國別為樂﹔或廢書不觀,徒逞游談,則正典之生命便將告終。

   而現在的學府正是這般可能埋葬經典的地方。學者要著書立說、要升等、要申請項目經費,自須別出心裁,立異以鳴高。今日創一新派,明日成一理論,方為此中生存之需,乖乖讀點正經正典,既無暇為之、不屑為之,亦無力為之。

   如今大學講堂中,高談多元文化、女性主義、后殖民、拉岡、傅柯者,車載斗量。可是能好好閱讀講說如莎士比亞、塞萬提斯、米爾頓、狄更斯的,卻著實稀罕。博士碩士們,找些理論、看點論文、上網抓點資料,手腳倒也勤快,作品可沒讀過多少,更莫說那些不厭百回讀的經典了。對于這些人、這樣的機構來說,提倡讀經,其實就是要求改造學術倫理,重新界定所謂的學術價值到底是什么。

  

   三、在中國讀經典

  

   可是,閱讀經典的這種批判性,恐怕更應該施于中國。

不是嗎?美國本有閱讀且悅讀經典的傳統,已如上述。主流大學帶頭做起,校長本身就是古代經典的大行家,校內重要學者則著書立說以昌明讀經典的重要性,課程設計更是環繞這個精神而展開(影響臺灣通識教育極大的哈佛「核心課程」與芝加哥「經典教育」,便是其中之ㄧ環)。因此其學府雖也有應世諧俗的部份,但其世俗化、功利化,哪有中國這么嚴重?中國有這樣的大學、這樣的校長、這樣的經典叢書、這樣的課程嗎?(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龔鵬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西學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哲學讀書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292.html
文章來源:龔鵬程大學堂

4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北京11选5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彩网 竞彩足球比分澳客网 国外星级酒店为什么赚钱 新疆35选7重号走势图 nba比分直播即时 21点技巧视频 山西11选5 nba比分直 fifa19 ut模式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