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劉亞偉:2020年的中美關系和世界前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872 次 更新時間:2019-11-24 21:27:49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劉亞偉 (進入專欄)  

  

   中國必須全面評估中美關系的影響,在不分道揚鑣的同時,做好美國一旦為敵,中國發展依然海闊天空的準備。

  

   2020年正向我們走近。新的一年對剛剛過了70歲生日的中國和已經在這個世界引入民主政治實驗243年的美國之間的關系意味著什么?對這個被中美突然交惡搞得焦頭爛額的世界又意味著什么?無人可以預測明天,更不用說明年,但是如果我們可以全面掌握昨天和把脈今天,我們或許可以判斷明天可能會發生什么,我們應該怎么辦。

  

回顧2019

  

   對從2018年初就開始走下坡路的中美關系來說,2019年可以說是風雨交加。在這一年里,盡管特朗普本人可能并不想把中美關系搞得太爛,但他的政府已經在方方面面啟動了試圖與中國脫鉤的“戰役”。這個“戰役”包括以下步驟:一、盡管特朗普政府在政治層面并沒有揪住中國缺“人權”和少“民主”不放,但國會和非政府組織從制定法律和制造輿論方面都把中國放在了對立面,指出中國代表的制度和價值與美國的立國之本背道而馳,這樣兩個不同的政體無法和平共處,最好分道揚鑣。二、在經貿方面,曠日持久的貿易談判依然沒有達成任何書面協議,美國已經在多方面限制中國的投資進入美國、美國的高科技產品流向中國,兩國的股市都因貿易戰的停火杳無音信而出現巨大波動。三、在人文方面,盡管受到一些大專院校和科研機構的反擊,但美國正在走向限制中國學生和學者到美讀書和從事科研的不歸路。美國意識形態色彩不同的智庫都在探討中國對美國的所謂滲透、對國際秩序的破壞和對亞太地區安全的干擾及美國的應對方略。四、在應對全球危機方面,中美在朝核方面可能的合作因為平壤的喜怒無常而大大縮水,美國政府不僅在全球范圍拒絕與中國在和平與安全、發展援助和人道主義救援方面的合作,還主動出擊“一帶一路”國家,騷擾和破壞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的實施。五、在對中美關系最重要的臺海方面,美國已經從法律(臺灣保證法)、軍事(軍售)和外交(懲處臺灣邦交國與北京建立外交關系、升級美國在臺協會、允許蔡英文多次在美國中轉)層面做好了改變臺海現狀的準備。對美國不少的決策者和精英來說,把中國“趕出”她自己的勢力范圍,縮小中國在美國本土的影響,壓縮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作為,是振興美國的必由之路。

  

   中國對美國“翻臉”之快、之狠應該是感到一定的意外,因此在應對方面主動出擊少,被動應戰多,起初是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本人身上,之后又似乎要等他敗選之后再重整河山,并沒有意識到美國對華態度的轉變在精英層面有極大的共識,而特朗普本人不過比他的前任更敢作敢當一點。他本人和其他任何領導人目前都無法改變美國政府對中國政府的敵視。更進一步說,中國的領導人在各種場合多強調合則雙贏,戰則兩輸,中美有很多理由和平共處,沒有任何理由反目為仇。如果說中國的高層在保證中美關系無論怎樣都不能完全破裂方面有極大的共識,中國的中美關系管理群體(包括外交、情報、智庫和其他利益集團)應該是呈分裂狀態。一部分人認為沒有中美建交,中國今天的崛起就無從談起,繼續保持與美國良好的關系是當務之急。另一部分人則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主張在打貿易戰方面奉陪到底,傾向不破不立,絕不允許簽署不平等條約的事重演,堅信正在騰飛的中國可以在高科技等領域把美國甩在后面。因此,中國在應對美國的擠壓和落實脫鉤舉措緊鑼密鼓之際缺少大戰略,還有一點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之后的美國領導人身上的僥幸心理。

  

   對世界來說,中美交惡并不是一件“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在后的好事,而是突然讓他們失去了“腳踩兩只船”、可以得心應手分別處理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的靈活性。美國的印太戰略其實就是選邊戰略,不允許這些國家繼續在政治和安全上靠美國,在經貿上貼中國。他們必須旗幟鮮明,立場堅定。雖然歐洲國家還在搞平衡,但除了意大利敢于反潮流之外,其他國家雖不愿意中斷與中國的經貿往來,但在“一帶一路”等問題上已經向美國看齊,與中國漸行漸遠。對亞洲國家來講,選邊是一件更難的事,誰都不好得罪,也得罪不起。新加坡直接說,北京和華盛頓你們把自己的關系打理好,我們不選邊。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在權衡了各種利弊之后覺得靠中國也許油水更多,選了北京并正在承受來自美國的一些壓力。日本和韓國不僅要在中美之間搞平衡,自己也鬧得不可開交。越南和緬甸等國都選了邊,但還在試圖沾中國的光。大洋洲已經成了反華的主要策源地之一。非洲國家基本是選中國,但美國的壓力在增加。拉美試圖吸引更多的中國投資,并增加對華出口,但因為是美國后院,動作比較拘謹。莫斯科似乎是中美交惡的最大受益者,盡管俄羅斯人口少,經濟體量小,但她在混亂的中東局勢中正在獲得更多的領導權和戰略紅利,甚至不怕與美國分庭抗禮,她對非洲的干預力度也在增加。北京作為莫斯科新的戰略伙伴只能為普京重振俄羅斯帝國雄風添磚加瓦。

  

展望2020


   對美國來說,2020年是大選年。在大選年,國會全體眾議員和三分之一的參議員都面臨連選連任的挑戰,他們忙于競選,在對限制和打壓中國的法律制定問題上可能會放緩。特朗普正在被彈劾調查。因為共和黨在參議院占多數,而且彈劾成功需要20名共和黨“反水”,特朗普被罷免的可能相對比較小。但彈劾是否會影響選民對特朗普的支持目前還看不很清。如果說特朗普的所作所為讓那些立場搖擺的中間選民生厭,特朗普可能會敗選。不過,這部分選民的流失或許會被那些認為民主黨人執法不公、“虐待”了特朗普而受到刺激并第一次出來投票的共和黨選民所取代。因此,特朗普還有勝選的可能。民主黨候選人雖然多,但并不強。

  

   目前在民調中位于前三名的拜登、沃倫和桑德斯都超過70歲,而且都背著阻止他們輕裝上陣的包袱。拜登愛胡說,兒子在他是副總統期間在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做董事對他抹黑不少,過去作為參議員和副總統的一些決定也會成為被攻擊的彈藥。桑德斯年近80,剛剛犯過一次心臟病,他的“打土豪”的政策取向令不少美國人生畏。在這種情況下,70歲的沃倫獲得提名的可能性最大。她的包袱也不輕:美國人骨子里反知識分子,而她在當選為參議員之前是哈佛大學法學教授;不少美國人對她利用自己的印第安人血緣獲取教育和就業機會感到不滿;她的治國理政策略接近桑德斯,劫富濟貧的理念從一定程度上講與很多美國人信奉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背道而馳。

  

   美國的行政部門雖然不受選舉干擾,但“坐山觀虎斗”也不利于制定和執行政策。2020年應該不會有更多新的反華法律或政策出臺。特朗普也會因為選舉年經濟必須強盛的考慮盡快跟中國達成貿易協定。換句話說,2020年對美國人來說是政治掛帥,中國問題不會被束之高閣,但也不會是當務之急。

  

   對中國來說,2020年應該是關鍵之年。中國不會面臨美國式的政治“動蕩不安”,國策、人事、民心都不會發生大幅度和根本的變化。七十周年大慶已過,接下來就是緊鑼密鼓地迎接“二十大”。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世界經濟起伏動蕩、中美貿易嚴重受挫、“一帶一路”工程蒸蒸日上和反腐斗爭取得階段性勝利的大背景下保證自己的經濟不再下滑,而經濟發展的穩定又跟已經啟動的深化改革息息相關。

  

   世界其他各國除了應對各自因政治、經濟或其他問題引發的挑戰,也會在2020年拿出如何應對中美交惡甚至開始脫鉤的可能性。中美作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走向互不往來或者一定程度的沖突給世界帶來的沖突將是巨大的。他們的決策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中國會做什么和怎么做,因為美國已經對他們攤過牌了。

  

中國應該做什么?

  

   首先,中國與美國關系下行已經接近兩年,到了全面評估這一雙邊關系對中國國運的影響程度的時候了。這一評估必須是客觀、公正,以事實和數據為基礎,不受意識形態和領導意志的左右。

  

   其次,根據這一評估的結果,中國需要對美國已經啟動的脫鉤戰略做出具有提前量的判斷并拿出初步的應對策略。

  

   在評估過去、審視現在、策劃未來的同時,中國應該在2020年為自己營造一個更和諧的國內氛圍,建立一個更合作的國際朋友圈,并勵精圖治,向世界顯示中國能夠承擔更多的國際義務和責任,愿意填補其他大國因為各種原因留下的地緣真空,愿意和樂意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做出特殊的貢獻。

  

   大的前提是,中國應該從輿論角度放棄與美國或西方國家就制度、道路、理論和文化爭奪什么話語權的努力。這樣的爭論無聊也于事無補。更重要的工作其實是用事實和數據向西方國家證明,中國的“這一套”,即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務實,管用,有效,不僅可以讓自己的人民都過上好日子,也能讓全世界發展中國家利益均沾,并可以引領世界走向一個沒有貧窮、沒有戰爭、沒有疾病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有了這個共識,剩下的就是如何落實了。落實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宏偉目標最重要的環節之一是不與美國徹底“翻臉”,被迫與其在全球范圍內進入零和競爭。不與美國“一刀兩斷”并不意味著一味遷就美國,而是需要從捍衛自己的利益出發,既要不卑不亢,也要主動出擊,既要有原則,也需高姿態。對特朗普總統而言,與中國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在大選前是最重要的“政治作業”。其實美國希望中國做的都是中國本來就需要去做、只是還沒有完全做好、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落實的事。中國不是迫于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壓力去做這些事,而是為了再次振興自己的經濟必須去做這些事。也只有為自己做好這些事才能修正目前破裂的中美貿易關系,中國才能抑制經濟的持續下滑,保證社會穩定與和諧,為在國際舞臺發揮更大的作用奠定堅實的基礎。

  

中國與美國的關系當然不局限在美國企業在國內可與中國企業公平競爭、保護知識產權、減少對中國國企的補貼、對等減小甚至取消美國產品的關稅的問題上。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和2019年10月的兩次對華政策講話中詳細“哭訴”了華盛頓對中國的不滿。作為名副其實的大國,北京對這些不公正、甚至惡意的指責或許可以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此外,中國堅決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臺海局勢的舉措,堅定落實對香港的“一國兩制”的承諾,堅持繼續開放輿論“市場”,堅決奉行信仰自由和保護少數民族權益。中國或許可以考慮在一些問題上放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針鋒相對的策略,你走低,我走高,必須有不同的、更好的處理類似NBA事件的做法才能彰顯中國作為大國的自信、大度和無畏。對美國政府一些低級的脫鉤做法中國沒有必要以“三個警告”作為報復(警告中國企業關注在美投資的風險、警告中國留學生注意在美學習的危險、警告中國游客小心去美旅游的安全)。擴大民間交流、拓寬人文外交、增加美國人民、特別是美國青年人對中國的好感是維護中美關系繼續朝著互利的方向發展的最重要的步驟之一。(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劉亞偉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171.html
文章來源:中美印象網,2019年11月

6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体彩福建36选7第18076期 特区吧南国彩票论坛海口社区 金沙澳门棋牌官网入口能 安徽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江西快三玩法介绍 幸运农场 网赌充值漏洞 合一亚洲群 11选5每期必中技巧 江苏福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