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抄襲有錯嗎?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99 次 更新時間:2019-11-23 13:56:09

吳萬偉  

阿格尼斯·卡拉德 著 吳萬偉 譯

本文是作者主持的公共哲學專欄的第10篇文章。

我曾經在六歲的時候犯下了學術界的首個罪惡。它的出現是因為有更廣泛的犯罪背景,也就是說受到了父母的影響,他們從共產黨國家匈牙利先偽裝前往維也納“度假”,隨后在羅馬難民營短期停留,最后非法偷渡到紐約市。

至于我自己犯下的罪惡,可以說開始于學習英語的必要性。我在羅馬的幼兒園學過一點兒意大利語和俄語,因為那是我們居住的難民營使用的語言,但是在家里,我們還是說匈牙利語,父母的英語不是很好。在很小的時候,甚至早在我讀書識字之前很久,我就已經喜歡記憶和背誦匈牙利詩歌了。所以到了美國之后,母親為我購買的第一件物品就是一本詩集: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的兒童詩歌《閣樓上的光》。

快進到小學一年級。到了我們來美國幾個月時,我的英語已經很好了:當老師要求我們在課桌前坐好寫詩的時候,我已經能很好地理解她的話了。我很驕傲地第一個完成了任務,然后急匆匆地將我的作品交給老師看。她讀了之后,對我在這么短時間里寫出一首押韻的詩印象深刻。但是,她的面部表情很快就發生了變化。她問道,“這是你寫的詩嗎?”是的。(多么愚蠢的問題---她明明看見是我寫的!)“每個字都是你寫的?”是的(誰能幫助我呢?)“這是你寫的詩?”是的(她難道看不出來這是我的字體嗎?)“這是你剛剛寫的詩,就在幾分鐘之前寫的?”是的(她的聲音聽起來越來越有些不高興了,而我也越來越感到困惑了。)

窗體底端

她命令其他學生都停下手中的活動,他們都還在忙著寫詩呢,讓我站在全班學生面前,面向大家大聲地朗讀我的詩歌。然后,她告訴同學們,這不是我本人寫的詩歌。我反駁她的說法,堅持認為這是我自己寫的。她說,“不,這不是你寫的,是謝爾·希爾弗斯坦寫的。”她接著把我描述成小偷---一個一再撒謊來掩蓋自己剽竊行為的賊;她向全班同學嚴厲地宣告,我的行為被稱為“抄襲”。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抄襲的含義,我背誦的詩歌不能算“我寫的詩”。

在學術界,抄襲的不道德性是人人都認同的少數原則之一。我們許多人愿意辯論比較細膩的問題,比如“在什么情況下允許以此折磨他人?”只有在這樣一種背景下,即將別人的觀點或者用語當作自己的東西是一種犯罪,而且永遠是一種犯罪,這是無可爭辯的共識。如果在課堂上你抄襲被抓了個現行,你會感受到道德法庭的重錘真的就像錘子一樣砸在你的頭上,正如我在小學一年級時的遭遇一樣。

老師叫家長到學校來,當面和我母親討論我的行為。在那次見過家長之后,她慷慨地決定將此事件定性為“誤解”,這意味著不再有進一步的懲罰,雖然當眾羞辱一番是必要的。對此挫敗,母親像我一樣感到困惑。我記得她的評論是“在背誦詩歌方面,美國兒童太笨了,他們嫉妒你背得太好了。”

請注意在很多情況下,我非常理解這個狀況。我很清楚我背誦了謝爾·希爾弗斯坦寫的詩歌;書的封面上他那龐大的面孔,我記得清清楚楚,怎么會忘記呢?更多時候,我只是不認為誰最先寫下這首詩在道德上是多么重要的問題。我認為,當我成功地背誦這首詩,將其爛熟于心,它就變成了“我的詩”。我究竟錯在哪里?

當然,我的確不知道“知識產權”之事,但即使我知道,也仍然不能幫助我解決困惑。知識產權是法律概念,是管理專利、版權和商標的法律所具體規定的東西。那些法律保護你的腦力勞動成果的權利,賦予你“擁有一種觀點”所蘊含著的確定且具體的意義。比如,我要出版一本《哈里波特》(the Harry Potter)的續集就是非法的。那個權利專屬于作者本人羅琳(J.K. Rowling)。但是,如果我想引用《哈姆萊特》中的話語,并宣稱這是我的話呢?這就沒有剝奪莎士比亞及其后人的合法財產權的問題了。就是在這個地方出現了反對抄襲的學術規范問題。

反對抄襲的學術規范是在知識產權法留下的開放空間內運行的:它們執行法律之外的制裁,目標是要防止我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所有權人的情況下將別人的東西宣稱是“我自己的”。每當我們發現一個共同體嚴厲執行一整套法律之外的規范時,我們就有理由懷疑究竟是誰犯下了“誤解”的罪惡。

我們反對抄襲的制裁乍一看似乎是為評定成績和學界晉升的機制所發揮的作用背書。我們設計了一種將抄襲看作欺騙的制度,當然靠抄襲進行欺騙是錯誤的,正如考試前獲得試卷內容的(非抄襲的)欺騙也是錯誤的一樣。任何種類的競爭都要求一整套法則來確保所有人的公平參與。問題在于這種驕傲自大,即非欺騙的從屬法則得到道德禁令的背書---在此案例中,這個道德禁令就是反對“剽竊”他人觀點。

我們不妨考慮將試卷帶回家的考試的可能性。你在兩個小時內完成考試和在兩天內完成考試從本質上來說沒有任何毛病,人們需要的不過是找到一種具有現實操作性的辦法。人人都提前考試也不是問題。同樣的,如果一個制度不再要求我們注明觀點的最初源頭,這制度本身也沒有毛病,人們只是需要找到一種具有現實操作性的辦法。禁止抄襲的規定并沒有道德基礎作為支撐。

但是,注明出處難道對讀者不是很有用嗎?有時候的確有用。但是,讓我們不要假裝讀者的需要在抄襲警察的使命中具有實質性作用:反對抄襲者的憤怒主要是要保護觀點的創造者而不是要方便讀者的。如果我們最擔憂的是指導讀者而不是保護作者的虛假權利,對沒有適當注明出處的反應就完全沒有現在這樣的情感價值了。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147.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dahf.tw)。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淘宝快3彩票平台 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足球指数捷报网 黑龙江11选5 爱拼彩票群 刷脸赚钱商机 辽宁35选7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8定位走势 微信广东十一选五 九心精准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