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顧鈺民: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研究的再追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0 次 更新時間:2019-11-14 22:43:23

進入專題: 思想政治教育  

顧鈺民 (進入專欄)  

  

   西南大學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中心唐斌同志在《思想理論教育》2014 年第12 期發表了《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研究及其價值追問》一文,該文對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及其關系問題進行了比較全面的梳理,并對主客體研究中亟待解決的幾個問題和研究價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中,對一些問題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但這篇文章在很大程度上不僅是個人的理論觀點,同時也反映了近幾年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的基本學術研究狀況。因此,筆者更多地是從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目前的學術研究生態,就理論研究的重心問題談一點看法。

  

一、理論研究要跳出圍著概念轉的方式


   從唐斌文章反映的情況來看,圍繞教育的主客體及其關系的研究,是近幾年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的重點或熱點問題,筆者認為,把大量的精力放在圍繞概念的研究上,更多地是在概念間兜圈子。思想政治教育領域中的主客體及其關系,說到底就是教育者(教師)與教育對象(學生)的關系用哲學語言來表達。這樣的關系不是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特有的,而是所有的教育都具有的共性。這些關系是簡單的、十分明確的,沒有什么特別復雜的內容,也不是需要專門研究的理論問題。在其他的教育領域,也沒有把這一問題作為理論重點來研究。但在思想政治教育領域,對這一簡單、明確的問題卻延伸出令人費解的各種復雜概念和關系,如“單主體說”“雙主體說”“相對主體說”“多主體說”“自我教育中的主客體說”“主體間性說”“不采用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的說法”等。之所以會產生如此多的問題,理由就是思想政治教育具有與其他教育領域不同的特殊性。但研究者卻沒有意識到,特殊性離不開普遍性,沒有思想政治教育的特殊性,就沒有教育的普遍性。所以,在研究這一問題時,首先要考慮是否符合教育學的一般規律。先不說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體及其關系的實質內容與一般教育學的概念有什么區別,就這些概念來說,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為憑想象設立的,是否具有科學性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疑問。例如,就教育活動來說,無論是什么內容的教育,都一定有教育者(教師)和教育對象(學生)兩個方面,缺少任何一方面,都不能成為教育活動。這就是教育的普遍規律,思想政治教育也絕不能例外。但具體到了思想政治教育領域,情況仿佛就變得異常復雜,教育學的教師主體與學生對象這一普遍性就得不到體現,即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的特殊性就不表現為教育學的普遍性。人為地把思想政治教育搞得特別“深奧”,不斷創造出新概念,盡管圍繞這些問題也會產生一批“概念”論文和研究成果,但這已經偏離了教育的一般規律,對推進學科發展實在意義不大。

  

   例如,“單主體說”“雙主體說”“相對主體說”“多主體說”等除了從哲學意義上給予抽象的分析以外,要說明的一個實質性問題,就是思想政治教育不能只是教育者(教師)一個主體,必須把教育對象(學生)也作為主體,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傳統思想政治教育中存在的種種弊端,使思想政治教育進入到一個新的境界。但這樣的觀點不能解釋的問題就是,思想政治教育將變成無對象的教育。

  

   至于“主體間性說”的觀點,上世紀90 年代開始在中國理論界登場,最早出現于文學現代性和審美寬容領域的討論,并把“主體間性”思想看作可以解決主體與客體、自我與他者、人與社會、人類與自然等的沖突與對抗,建構一種新型交互主體性,建立一種自我主體與對象主體之間的平等、共生和寬容的交流關系。但是,這樣的觀點受到多方的批評和質疑。[1]以后,“主體間性”概念廣泛進入人文學科包括教育學領域的討論之中。在思想政治教育領域“主體間性”也成為一個比較時髦的概念,經常出現于學術討論中。把這樣的概念運用于思想政治教育領域是否科學是首先需要研究的,把教育者主體與教育對象之間的關系,說成是兩個主體之間的關系,并以這樣的思路來處理他們之間的關系,還不如說要處理好教與學的關系更明確。因為,只要把作為教育對象的學生放在正確的位置上,對學生有正確的認識,就絲毫不會影響對教與學關系的處理,并不是一定要把學生作為主體才算是把學生看作具有人的特性,把學生作為教育對象絲毫不影響把他看作具有人的特性,相反如果只是在概念上把學生作為主體,現實中也有可能還是把學生當作被動的客體。從本質上說,這是教育者的觀念問題,只要正確認識學生,就能夠把學生當作一個有思想、會思考、具有主觀能動性的現實的教育對象。兩年前,針對思想政治教育領域“雙主體說”的觀點筆者提出了質疑,發表在《教學與研究》2013年第8 期。本想通過對這一問題的探討,呼吁不要把理論研究的精力放在概念間兜圈子上,也真誠希望得到行內專家指教。但兩年過去了,同行學者大多沉默。這也是現在為什么再想引起討論的想法之一。不同學術觀點的探討和交流,是拓展視野、激活研究思路、推動學術發展的有效方式,而停留于概念上做文章不是研究的方向。理論研究要跳出圍著概念轉的模式。學科發展期待同行專家之間能有更多的學術探討和交流。

  

二、理論研究應以實際問題為導向

  

   唐斌同志文章的第二部分是關于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研究中亟待解決的三個問題:一是哲學范疇的主客體與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二是教育學范疇的主客體與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三是自我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主客體。如果這些確實是思想政治教育領域亟待研究的重點問題,從其內容來看,主要是以范疇、概念這些抽象、空泛的問題為研究對象,其中的具體內容是什么并不明確。這些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真正需要研究的現實中的實際問題,而是已有的研究已經十分清楚的問題。再把這些問題作為亟待解決的問題,實際上沒有必要。這里的關鍵是要把這些問題的性質搞清楚,不要把不同的問題相互之間亂套。

  

   第一個問題是哲學范疇的主客體與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哲學范疇的主客體是指人與自然的關系,人是實踐活動的主體,客體是人的實踐活動作用的對象(自然界),離開了人這一主體,就根本談不上實踐活動。而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用主客體關系來表達并不準確,因為這里的客體不是自然界,而是人,涉及的是人與人的關系,不是人與物的關系,所以,應該用教育主體與教育對象的關系來表達。教育者(教師)和教育對象(學生)都是人,都具有人的本質特征,都是會思考、有意識、有目的并在一定社會關系中從事實踐活動、認識活動的現實的人,都具有主觀能動性,這與哲學范疇的主客體所指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對不同事物的性質沒搞清楚,就把概念亂套,除了搞亂關系以外,絲毫不能起到弄清楚問題的作用。為了把教育對象看作與教育者同樣具有人的特性(這樣的界定實在是多此一舉,只要把教育對象看作是人,就自然具有人的特性),就應該與教育者一樣,成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體,這就是“雙主體說”產生的理論依據和邏輯推論。但由此又產生了新的問題,即思想政治教育變成只有教育者而沒有教育對象的活動。為解決這一矛盾,就是把教育內容、環境和方法作為客體,以充當教育對象,這實在是太勉強了。這樣的結果是把本來并不復雜的問題,人為地繞得云里霧里、玄而又玄。

  

   第二個問題是教育學范疇的主客體與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這兩個關系本身就是同一個問題,思想政治教育本身就屬于教育學范疇,只是具有自身的特殊教育內容而已。在這一問題上筆者不贊同把思想政治教育看作“不是一般的知識傳授,而是通過教育改變人們的思想進而影響人們的行為”[2]這樣的說法。因為知識傳授是所有教育的共性,改變人們的思想進而影響人們的行為是所有教育都具有的功能。思想政治教育離開了知識傳授,也不可能去實現改變人們的思想進而影響人們行為的目的,思想行為的改變要以獲取知識為基礎,有知識、有文化,才會有理想,才會有行動。這種把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脫離教育學范疇的屬性來突出自身特殊性的做法,必然會違反教育的一般規律。

  

   第三個問題是自我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主客體。在這一問題中,其實并不涉及主客體的關系,因為主體和客體是不可分割的同一個人,并沒有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既然主客體是同一的,是自我教育,不是一個人作用于另一個人的活動,至多只是一個人的內心活動,因而沒有主客體之間的關系。但為了說明自我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主客體關系是存在的,“首先是將這個人抽象成實然狀態的自我和應然狀態的自我;其次是認識到實然和應然狀態差距的自我,對實然狀態下的自我進行教育;再次是通過自我教育活動使得實然狀態下的自我向應然狀態下的自我轉變;最后使得應然狀態下的自我實然化”。[3] 在這三個過程中,把自我教育中的同一個人抽象出處在實然狀態下和應然狀態下的兩個人,也就具有了主客體的關系。但這樣的分析有點太隨意了,竟然可以把一個人變成既是實然狀態下的人又是應然狀態下的不同的人。實際上,實然狀態下的人就是應然狀態下的同一個人,根本不需要轉變,因為這已經是應然狀態的人了,非要把這個已經是應然狀態的人,先設定為實然狀態的人,然后再進行自我轉變,這樣的隨心所欲的假設,給人的感覺除邏輯混亂以外沒有任何收獲。可能自我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關系的倡導者已經意識到了存在的問題,最后又把政黨和階級作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體,但這時又把針對自我教育這一大前提給忘了,自己也忘了在討論的是什么問題。

  

   筆者認為,以上說的關于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研究中亟待解決的三個問題,都不是學科研究的實際問題,而是人為設置新概念的“虛問題”,把寶貴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幾乎無用的研究中。對于推進學科發展至多只有形式上的意義,沒有實際的意義。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領域,關于創造新概念的現象比較普遍,如生態德育、休閑德育、網絡德育、公務員德育等,有的說這是開創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新領域,有的說是拓展了研究的新視野。其實,這些新領域、新視野的實質內容是指要在思想政治教育中關注生態文明教育等內容。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增加生態文明教育等內容十分必要,通過什么方式和途徑更有效地進行生態文明教育等,這才是需要研究的實際問題。把重點放在去開創一個生態德育的新學科領域,帶來的只能是學科發展“泡沫式”的虛假繁榮。

  

三、科學評價理論研究的價值


   唐斌同志文章的第三部分是關于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研究的價值,論述了兩方面的價值:一是構建思想政治教育主客體理論體系,推動學科建設和發展;二是構建良性互動的主客體關系,提升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一般來說,這樣的評價也沒有什么原則性問題,但仔細推敲,這樣的評價有點泛。構建主客體理論體系和良性互動關系是一個大工程,把一個本身存在諸多問題的空泛概念提到如此的價值高度,似乎這樣的評價很難有說服力。對一個問題理論研究的價值評價,不能抽象,不能只說套話,而要有實際內容,要具體說明這些研究解決了什么問題,實現了怎樣的創新,使人們把握到的實實在在的內容是什么。只是抽象地說推動了學科建設和發展,提升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沒有什么實質性意義。

  

事實上,思想政治教育領域需要研究的有價值的實際問題有很多,(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顧鈺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思想政治教育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教育學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9010.html
文章來源:《思想理論教育》2015年5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ewin棋牌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值 香港公益大乐透彩票中心 爱玩游戏作弊器 pokemmo果树赚钱 36选7复式中奖规则 辽宁11选5技巧稳赚 六合先锋 北单比分投注秘诀 贵州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