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游戏

蕭象:陳永貴歷史問題與文革政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79 次 更新時間:2019-11-03 21:55:57

蕭象  

   蕭象:陳永貴歷史問題與文革政治

   陳永貴歷史問題之為“問題”,出現在1968年10月。當時正在進行清理階級隊伍。這是文革大運動之下展開的一波階段性運動,旨在將混入和埋藏在革命隊伍中的地富反壞右和叛徒、變節分子等有歷史問題的人清理出來,為即將召開的黨的九大做組織準備。解放軍69軍軍長謝振華率隊“支左”山西,同時負責全省清隊整黨和九大代表資格審查工作。他接到一份屬下報告,稱幾位陽泉市昔陽籍人揭發陳永貴在日軍占領昔陽時期當過維持會長并參加了日本人的情報機構興亞會。

  

   陳永貴是山西省昔陽縣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農業學大寨的標志性人物,文革前已是聞名全國的勞模,文革中擔任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且為九大代表。陳歷史有問題,此事非同尋常。謝振華隨即作出部署,派員前往當地查證。經過慎密調查,包括訊問當年同一情報小組知情人和查閱原始檔案,陳永貴歷史問題浮出水面,并獲得確證。

  

   抗戰期間,日軍占據昔陽,采取以華制華政策,引誘并強制當地人參加各種組織。陳永貴年青靈泛,能說會道,膽大心細,又見過世面,善于與各種人打交道,于是出頭做了大寨維持會會長。當時八路軍也在周邊一帶活動。陳永貴一次被日軍以通共罪名關進監牢,獲釋后,自稱被八路軍營救,而日軍的審訊檔案材料寫的是“歸順釋放”。在其之后陳參加了日偽特務組織興亞會并擔任小組負責人,每周兩次上縣城送遞情報。日本投降后,昔陽大力清算為日本干過活的“二鬼子”,最重者直接處死。陳永貴自覺處境危險,心懷忐忑,乃向中共領導下的第一任村長托孤,村長為陳說話,陳涉險過關。

  

   陳永貴事敵充當“二鬼子”,不僅昔陽縣檔案有記錄,在八路軍一二九師鋤奸部的一份昔陽縣敵偽情報人員名冊及敵偽檔案中,也查到了陳永貴名字,并注明是偽村長,情報員身份。

  

   聞風自己的歷史問題被調查,正是九大代表資格審查時,陳永貴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找到謝振華,主動做了自我交代。據謝振華回憶:“當時我約他在迎澤賓館六層中間靠左邊的一個房間里和他談話。他一坐下,痛哭流涕地說:‘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請罪’。我說:‘不要著急,有什么問題可以詳細談出來。’陳永貴便一一坦白了當年被日軍抓去后被迫自首和參加興亞會以及送遞情報事。

  

   人證物證俱在,本人也已承認,陳永貴歷史問題至此證據確鑿,毋庸置疑。謝振華立即召開軍黨委會議,決定向上級黨委和中央專題報告。周恩來接到報告,當即指示說:“六十九軍的同志要顧全大局,不要擴散,復印件可報中央。”不久,周恩來陪外賓參觀大寨,謝振華當面向周請示有關陳永貴出席九大的問題。周恩來表示:“要維護大寨紅旗,此事作為歷史問題來處理。可讓陳永貴當代表出席‘九大’,但只當代表。”

  

   中共作為無產階級的先鋒組織,一向十分注重隊伍的嚴密和純潔性,對那些在不同歷史時期混進黨內的異己分子,一經揭發著嚴格處理,絕不寬容。49年建政之后,對異己分子的劃分范圍延伸到整個社會,歷史上但凡替日偽政權、國民黨政府做過事、謀過差的,皆視為存在污點的歷史問題。歷史問題就是政治問題。這些有歷史問題的人,不僅其政治生涯就到此終結,包括子女家屬在社會上還要受到歧視,打入另冊。在黨內,黨員歷史問題最突出的反映是“叛徒”和“變節”問題。它涉及黨員的政治氣節和政治道德,關乎組織的純潔與健康,因而歷次整黨,黨員有無歷史問題均為首當其沖的必審問題,而且,隨著對階級斗爭的不斷強調,越到后來,對這一問題的看法越發嚴重和峻切。

  

   文革之發動,歷史問題亦即“叛徒”問題,可以說是一觸發點。1963年戚本禹發表《評李秀成自述》文章,提出與大多史學家不同的看法,認為太平天國將領李秀成的自述,是投降變節、背叛革命的自白書,引起學界大爭論。戚之觀點獲得毛澤東支持。毛對戚文做出十六字批示:“白紙黑字,鐵證如山;忠王不終,不足為訓。”不久毛澤東又評點瞿秋白《多余的話》,認為瞿“向敵人告饒,自首叛變”,一直尊為革命烈士的瞿秋白于是戴上了“叛徒”帽子。人們納悶毛兩次評點歷史人物的邏輯關系及用意所在,直到文革興起,劉少奇垮臺,被冠以“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才恍然有所覺悟。

  

   當然,周恩來應該是清楚的,至少能夠領悟。他知道“叛徒”問題意味著什么,與其嚴重程度。這已不單純是歷史與政治的問題,更發展為黨內激烈斗爭用以打倒對手的一柄利器。文革以來因所謂“叛徒”問題而被打倒者可謂不計其數,其他不說,中央層面,劉少奇之外,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就是因“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被揪出打倒。就連周自己也被歷史上所謂的“伍豪啟事”一度弄得焦頭爛額,氣恨交加又莫可奈何,雖說這純屬當年國民黨偽造,中央也清楚是國民黨偽造,但它卻被江青利用,作為攻擊周恩來的把柄,成了周揮之不去的一塊心病,直到不久于人世之前周還念念不忘聲明自己沒有背叛革命,不是“投降派”。足見“叛徒”歷史問題影響于人是多么地要命。

  

   陳永貴當然談不上“叛徒”,他是后來參加革命和入的黨。但他事日充當“二鬼子”,關乎民族氣節和大義,問題同樣嚴重,安頂“漢奸”帽子并不為過,足以將其壓垮,使名落九天。但陳永貴是毛澤東親樹的農業的一面旗幟,關系重大,涉及全局,所以周恩來根據長期政治經驗和黨內規矩,謹慎而又意味深長地表示:陳可出席九大,“但只當代表。”

  

   然而,出人意料,陳永貴在九大不只是當代表,還當上了中央委員。數年后,在十大,更上臺階,做了政治局委員和國務院副總理,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這讓知道陳永貴歷史問題的人驚詫不已,大惑不解——一個參加過日本情報組織、有明顯歷史問題的人,不予追究處理,已是寬容,怎么還能當上中央委員,進而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這不是明顯與黨的政治原則、組織路線和干部任用政策相悖嗎?

  

   其實,文革中陳永貴問題并非個案,我們把目光稍微放寬,從山西轉向北京,就會看到,在中央文革小組類似現象也同樣存在。

  

   如所周知,中央文化革命小組是全國文革運動的領導機關,鼎盛時期,等同于中央政治局的權力機構,其人員選拔自是萬中挑一沒得說的。如果說陳永貴或具有某種象征意義,一定程度上是作為道具擺設在文革舞臺,那文革小組成員可個個都是口含天憲、生死予奪的朝中要員,因而無論家庭背景或個人歷史,當有更為嚴格過硬的要求。但實際并非如此,其中堪稱有“病癥”的問題中人不乏其人。

  

   例如姚文元,雖本人歷史清白,沒有問題,其父姚蓬子為文化名人,卻歷史上有重大污點,曾被捕變節自首,按當時規矩,這種家庭背景的是不宜進入中央文革小組的,然而,在有反對意見的阻力下,他不但成為文革小組成員,后來還升任政治局委員。又如張春橋,撇開個人歷史疑點與問題(參加華蒂社、虛報入黨時間、與魯迅筆戰——后文革時代,這都算不上什么問題,在文革則非同小可)不論,黨員妻子文靜歷史上被日軍俘虜后變節事敵,應算是正兒八經的“叛徒”,但盡管如此,也盡管不斷被人質疑提出,沒有影響他擔任文革小組副組長,并成為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副總理。

  

   還有江青。江青身份特殊,擔任文革小組副組長并進入政治局,與張春橋、姚文元不同,姑且不論。問題在于,文革江青乖張的政治行為。江青自身歷史有疑點,30年代曾被捕入獄,據有關資料,出獄時留下“尾巴”——寫過悔過書,在當時語境下,足可以致其于政治死地。文革江青,成了旗手,便迫不及待地要求有關方面將其獄中檔案予以銷毀,徹底清理掩蓋自己的歷史疑點;而與此同時,卻以“純潔革命隊伍”的名義,不遺余力地將無以數計的無辜之人打成“叛徒”“特務”,逐出革命隊伍,甚至不惜指使縱容屬下偽造證據,虛構情節,把受害人投入監牢,迫害致死。

  

   從陳永貴歷史問題到江青的政治行為,我們看到了文革政治超出常人想象的另一種面相:在所謂“純潔革命隊伍”的名義下,一方面是將歷史問題嚴重化擴大化,大力清查和嚴格處理有歷史問題的人,甚至僅憑一份從容就義前流露自己對革命與人生的悲觀意緒的自白書,將人判為叛徒而鞭尸毀墓、逐出教門,另一方面則對揭露出有問題的特定對象網開一面,高抬貴手,提拔重用;一邊是心虛膽怯而急忙清理掩蓋自己的歷史疑點,另一邊則大張旗鼓且大規模地將“叛徒”“特務”帽子施加他人,制造恐慌,迫害無辜。此中已沒有了任何政治道德與倫理可言。這種令人不可思議的悖論現象,毫無原則的雙重標準,反映了文革政治的極端荒謬與乖張。

  

   這種現象之所以出現,歸根結底,是黨內民主的嚴重缺失,眾言堂變成一言堂,最高權力代表真理,以需要為由,可以任意捏拿組織政策,把玩黨內規矩,解釋政治原則。如此,不僅模糊了人們原來自以為是的是非標準,動搖了政治問題處理判斷的正義原則,讓良善之士無所適從,使狂妄之徒有機可乘,最終把黨和國家引向險境,導致災難。

  

   所以,可以說,文革之走向失敗,僅此就能見出其內在的必然邏輯。

  

   2019/10/26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sdahf.tw),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sdahf.tw/data/11883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dahf.tw)。

11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手机版 河南体育彩票11选5 安徽新11选5 西甲雪缘园 内蒙古11选5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万能四码 股票融资是利好吗 七星彩走势图第一视频 3d开奖号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北京快3_中奖助手